4008-443757
债券融资
专题报告丨债券融资新趋势
发布时间:2019-11-30    信息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相比数月前某上市民营企业债券发行时遭机构大幅弃购的惨状,如今的民营企业似乎熬到了复苏机会。

  “最近一段时间政府层面的各项表态或者支持无疑是市场的热点,我们也一直在关注。”10月26日,华北某上市公司市场部门的王双(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据其透露,其属地的地方政府在筹划相应扶持政策,多次来公司了解情况,此外近期也吸引了不少金融机构前来公司调研。

  今年5月,明星企业东方园林002310股吧)(002310.SZ)的债券发行认购规模大幅缩水,无疑是今年民企融资困局缩影。

  当时,东方园林2018年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第一期)原计划发行规模不超过10亿元(含10亿元),分2个品种,但实际品种一最终发行规模为0.5亿元,票面利率7%,而品种二无实际发行规模。

  “当时整个债券市场的情况两极分化,投资者都喜欢国企和央企,对民企比较谨慎。其实发行前我们也很努力地跟超过100家机构路演和交流,当时大家的认购意向没有那么低,但是正好赶在簿记的前几天有大量的违约事件爆发,投资者恐慌加剧,最后很多之前跟我们有反馈投资意向的投资人还是都临时放弃了。”此前东方园林证券部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同一时间段,华北某私募机构信用债研究人士张为(化名)告诉本报记者,“由于信用风险愈演愈烈,已引发部分机构对民营企业‘一刀切’的态度,而、从发行情况来看,AA+评级信用债的利率可能已经要上涨到9%才能发出去。”

  “恐慌情绪主导下,市场缺乏增量资金。很多公司债的收益率都很高,企业自然不可能再以原来的低成本顺利融资了。”张为说道。

  令他感触颇深的是,“来自券商承销方面的朋友的电话开始增加,以前私募机构很少直接在一级市场参与信用债交易,但随着市场态度转变,不少机构风险口径收紧,承销机构急需新的资金方,因此也开始联系我们。”

  “往往都是打人情牌,希望我们有机会能够配一点他们承销的债。”张为告诉本报记者,“但是我们今年数只信用债踩雷,也不好过,对高收益债的配置也在缩减了。”

  更有消息指出,由于市场趋冷,个别上市公司在发债时甚至选择自己通过渠道认购一部分,来制造虚假的火爆,以求吸引投资机构的关注。

  Wind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共有97起公司债和企业债推迟或发行失败的案例,计划发行规模共有585.55亿。

  10月26日,又有中国建材国际工程集团宣布取消一期规模为5亿元的超短期融资券的发行,还有广西投资集团等公司宣布择时重新发行相关债券。

  已知案例中,由于今年债券市场风险突变,以往企业“借新还旧”的偿债方式难以为继,企业债券融资渠道受阻进而诱发违约的极端情况也有出现。

  今年7月,永泰能源600157股吧)(600157.SH)发行的2017年度第四期短期融资券“17永泰能源CP004”违约。而在此之前,一期计划发行的短期融资券曾经被企业当做还债的主要资金来源而被寄予厚望。

  今年5月,永泰能源申请发行的短期融资券获批,本次短期融资券注册金额20亿元,由中信银行601998股吧)主承销。但随后在7月5日,永泰能源计划发行7个亿的2018年度第四期短期融资券宣布了取消发行。

  “我们确实打算借新还旧,但这期短融没有发行成功,这也是违约的主要原因。”当时永泰能源一位证券部人士回应本报记者表示。

  如今,永泰能源的违约逐步扩散。10月24日,联合信用评级将公司主体评级及其发行的“13永泰债”、“16永泰01”、“16永泰02”等多期债券的评级再次下调,目前的评级为C。

  “受违约事件影响,公司的正常融资功能基本丧失,短期流动性极度紧张。”永泰能源方面表示。

  一方面是多地地方政府陆续出台驰援上市公司的计划后,李林的公司也在积极寻求这方面的资源和链接机会;另一方面是,公司在此之前资金链一直紧绷,也已经开始了与国有大型银行的合作洽谈,寻求资金的压力较大。

  当时李林所在的公司发行的一期债券提示兑付风险预警,因为可能出现的风险也被评级机构下调了信用等级。

  “当时公司的计划是通过发行其他类型债券来兑付该期债券,同时也为了避免可能出现的时间差,还向一些金融机构去申请了借款。公司也是在极力避免发生债券违约而带来的后续一系列的负面影响。”李林告诉本报记者。

  据本报记者了解,类似的借款业务近期也格外活跃。譬如最近有金融机构推出了专门针对上市公司短期拆借的项目,日息千分之三,使用期限为三个月。

  后来,李林的公司化解了公开债券违约的风险,不过随着今年以来整体民营企业的融资收缩,公司面临的压力也仍然存在。

  转机慢慢出现。今年7月,央行进行窗口指导银行增配中低等级信用债,由此“宽信用”在市场开始引发讨论。

  “当时银行并不缺钱,主要是怕承担风险。可以看到中低等级信用债的违约已经成为趋势,出了风险还是机构自己面对,所以动力相对不足。”10月26日,某城商行债券交易人士受访指出。

  10月22日,央行称引导设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重点支持暂时遇到困难,但有市场、有前景、技术有竞争力的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此外,央行还将再增加再贷款和再贴现额度1500亿元,支持金融机构扩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的信贷投放。

  “政策落地肯定是有个过度跟缓冲的,地方的政府及相关部门也都在落实中,近期公司属地的证监局、股权交易中心,深圳交易所等领导以及国开行、知名资产管理公司等多家金融机构也都来公司做了实地调研考察,了解公司运营情况的同时为公司转型和发展提出建议。”10月26日,北方某省上市公司融资部副总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同样的,李林的态度比较谨慎,“虽然监管层频繁发声,但是政策实质落实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机构也还要观望。近期市场环境向宽信用信号转变,但原来的政策还有惯性,作为实体民企目前还是感觉融资难。”

  嗅觉敏锐的某保理机构副总经理王林(化名),已经开始了公司业务向民营企业转向的引导。

  定增、配股、发债、银行信贷,不同的融资方式对应着不同的融资成本,在简单的加减背后,却是并不简单的企业生存逻辑。

  “政策的利好消息还没有传导到我们这边,要先解决公司的债务问题,然后再看看新的融资渠道”,26日下午,盛运环保300090股吧)(300090.SZ)证券事务部人士表示。

  在央行等多部门密集释放化解民企融资困境的举措之时,盛运环保仍然手握“烫手山芋”。

  除了10月25日,盛运环保公告17盛运01被华福证券受托管理,其还称,“由于公司生产经营困难,债务到期未能偿还、银行账户被冻结、清欠解保进展缓慢、评级连续下调,流动性极为紧张”,无法在10月11日前兑付 “16盛运01”应付本息。

  眼下,盛运环保与四川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正在推进的债务重整、股权合作等事项,似乎仍不明晰。

  10月26日,另一家今年陷入资金链问题的浙企上市公司董秘则表示,“期待低成本的流动资金”,以解决企业目前面临的一些挑战。

  10月26日,上海一位机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总体感觉,一方面,再融资新规和减持新规,比如非公开发行,解禁后1年内通过集中竞价减持不超过50%,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不超过2%,且受让方6个月内不能转让所持股份,加上三年锁价发行,对公司的融资渠道造成较大影响,另一方面,民企的AA债,很多都发不出去,银行信贷这块此前也有较大限制”。

  10月26日,深圳一位券商人士指出,上市公司股票质押的价格一般是按前20日股票均价为基准计算,创业板公司股票质押一般是打三至四折,股票质押式贷款利率一般在8.5%-9%左右。

  在债券层面,中投建设指出,今年5月之后,民企发债利率开始快速攀升,在6月上旬达到7.29%左右,7月出现快速下降,8月上旬民企债加权发行利率为6.75%左右。

  10月26日,上海一家小贷公司人士透露,其正常业务贷款利率甚至平均在15%左右。

  2017年2月15日,证监会公布《关于修改〈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实施细则〉的决定》,这一“新规”的推出,直接导致A股上市公司定增遇冷。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9月-2018年9月,A股增发415家,配股14家,优先股6家,可转债72家,可交换债68家,对应的再融资规模分别是增发10888亿元,配股200亿元,优先股1399亿元,可转债1006亿元,可交换债1221亿元。

  一年前,2016年9月-2017年9月,439家A股企业增发规模高达13736亿元,而对应的配股、优先股、可转债、可交换债数量和规模分别是:6家配股127亿元,5家优先股872亿元,6家可转债396亿元,88家可交换债914亿元。

  事实上,考虑到2018年农行的千亿定增,2017年中国联通600050股吧)617.25亿元的发行规模,年内A股公司定增规模明显下落。

  除了可转债、可交换债发行规模在一年内明显攀升,今年1-8月以来,债券发行获得上市公司青睐。A股公司信用债(企业债、公司债、中票、短融、资产支持证券)融资已达10359.86亿元,同比去年增长88.96%。

  然而到了2018年下半年,受“去杠杆”、股市走弱以及债市违约风险影响,债券市场开始急转直下,一些公司债券纷纷违约,使得民企股票质押风险和到期债务违约问题凸显出来。

  如中债资信研报指出,2018年1-7月,共有15家发行主体出现债券违约,违约金额363.90亿元。

  从新增违约主体来看,仅2018年1-7月,新增违约主体12家,包括亿阳集团、神雾环保300156股吧)、柳化股份600423股吧)、富贵鸟、神雾集团、中安科、凯迪生态、新疆金特钢铁、上海华信、阳光凯迪、中融双创和永泰能源等。

  犹记得今年5月被曝出各项有息负债超过450亿元的浙江民企盾安集团,5月4日通过旗下上市平台江南化工002226股吧)回复深交所问询时称,由于受宏观金融环境影响,盾安控股债券未如期发行。

  取消债券发行的知名民企还包括:福建七匹狼002029股吧)集团、浙江荣盛控股集团、东方集团600811股吧)等,而这些公司此次取消发行债券的信用评级,均为AA+。

  相比之下,雪松控股旗下君华集团、苏宁易购、江苏沙钢集团分别发行的12亿元、17亿元及10亿元公司债,由于信用评级为最高的AAA级,均以较低的利率完成了募资任务。

  “AAA级抢不到,AA级没人要”的民企发债两重天,一时成为最真实的写照。

  除了深圳出资数百亿元驰援面临爆仓风险的本地上市公司;北京海淀发起设立规模达百亿纾困基金的基础上,北京市政府有意再配1-2倍资金给予支持,帮助区内重点企业化解股票质押风险。

  根据本报记者获悉,当天,浙江省国资委旗下的浙江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与农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中国农业银行601288股吧)浙江省分行合作设立“浙江省新兴动力基金”。投资目标规模100亿元,首期规模20亿元。基金将主要投向浙江省内上市公司,特别是民营上市公司,首单业务有望于近期完成试水投放。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悉浙江省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增强企业竞争力的若干意见》的公开文件,其中详细列出了“进一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的多项要求。

  “落实国家出台的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政策。制定出台进一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的实施意见。落实再贷款、再贴现、常备借贷便利(SLF)的利率优惠政策。将支小再贷款利率由3.25%降至2.75%,金融机构借用再贷款发放的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不得高于再贷款利率4个百分点,增加全省再贷款、再贴现限额40 亿元。”文件写道。

  与此同时,文件还提到,省财政对省担保集团增资50 亿元组建省融资担保公司,积极为企业发债提供增信并实施较低费率,并提出了“开展创新创业公司债试点”的说法。

  尽管也有A股上市公司高层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于政策落地仍处于观望状态,但是可以看到,变局正在发生。

  对陷入流动性危机的盾安集团来说,其将获得10家银行总额150亿元的流动资金支持,而今年9月,银团首批52亿元支持已经到账。

  可以想象,这将在很大程度上缓解盾安集团今年集中到期的一批债券:包括“17盾安scp009”、“17盾安scp010”、“13盾安集MTN1”等6只,规模共计63亿元。

  10月26日对于融资环境的变化,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撰文指出,“预计经过这一轮救助措施之后,一大批优质民营企业的流动性危机或融资困境将逐步缓解,市场的信心也将逐步恢复。”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10月26日,上市公司企债发行完成规模已超过1.32万亿元,可转债发行规模则达到518.38亿元。

  早前,由于债券市场不断走牛,上市公司发债规模呈现井喷之态势,前五月企债发行规模已经突破五千亿,但随着5月开始,上市公司扎堆违约,6月份上市公司发债规模急速萎缩。

  直至8月不少大型商业银行和券商发行金融债,上市公司发债规模大幅回升,单月合计有36家上市公司发债,规模超过3670.8亿元,其中有5家上市金融机构,通过发行金融债、企业债和信用债,合计融资2600亿元。

  根据记者统计,截至10月26日,一共有264家A股上市公司完成债券发行,涉及融资规模1.32万亿。其中包括公司债、企业债、超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等多项债券融资工具。

  去年同期,上市公司发行实施的债券合计244只,发行金额合计1.96万亿。

  2016年同期,则有416只上市公司债券发行完毕,融资金额也达1.38亿元。相比于2017年和2016年同期,2018年至今上市公司债券发行规模分别缩水了32.65%和4.35%。

  2018年前十月,发行规模最大的是中国银行601988股吧),8月29日中国银行完成了1200亿金融债的发行。

  整体来看,近三年来上市国企仍是发债的主力军。今年以来102家民营上市公司完成债券发行,发行规模为3248亿元,去年同期124家上市民企完成发行,发行规模为2283.2亿元。2016年同期合计有193家上市民企发债完毕,发行规模为3433亿元。

  从行业分布上看,剔除金融机构,上市房企仍是发债的主力军,2016年合计发行债券2393.8亿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多家从事一级债券业务的人士处了解到,随着大量民企爆发违约事件、监管趋严等因素影响,有券商平台今年以来从未承做民企债券。

  10月26日,广州一家中型券商部分固收人士告诉记者:“我们就没接民企的项目,一直在做城投债,民企债券不好发,除非是资质特别好的企业,但是一般这种企业又不缺钱。”

  “现在民企的发债热情挺高,但是很多债发不出去,我们也很谨慎。一般的民企,在资本市场做直接债务的难度都比较大。一是之前很多民企违约事件,令投资者出现了信任危机;二是很多企业资质不够。另外也有一些监管方面的要求,比如一个AA级的民企地产公司,以前还可以做,现在基本不可能。10月26日,”深圳地区一家小型券商从事一级债券业务的业务人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

  根据新世纪评级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共有74只债券发生违约,违约金额714.61亿元,而2017年全年仅有29只债券发生违约,违约金额162.82亿元。

  尽管发债实施情况尚存压力,但大量上市公司仍对发债充满热情。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截至10月26日,除了已经发行完毕的264单债券外,正常进展中的上市公司债券合计还有659单,涉及发债数量2.42万亿元。

  记者通过整理数据发现,这些资金大多数用途为“补充流动资金/营运资金”、“偿还金融机构借款”、“偿还到期债务”和扩大生产所需的项目建设。

  “借新还旧”是上市公司发债融资的主要目的,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拟发行债券或债权发行完毕的上市公司中,合计有573家企业明确将“偿还公司债务”、“偿还公司借款及利息”作为债券募集资金的用途,占比高达62.08%。

  “实际上借新还旧的情况一直都有,这种情况在债券市场非常普遍。只是今年金融严监管、融资渠道收窄背景下,部分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流动性下降,偿债压力比较大;另外2018年恰好是债券到期和回售高峰年,企业大量债务急需续作及偿付。”10月26日,北京一家大型评级机构行业研究员对记者指出。

  事实上,由于融资趋紧,前期扩张较为激进的上市公司面临的债务风险不容小觑。

  以暴风集团为例,早年间,为了布局“大娱乐产业”,暴风集团通过参、控股,逐渐涉足了互联网电视、影视、体育、VR等板块。根据公司半年报显示,暴风集团截至2018年6月30日,短期借款金额高达1.83亿元、应付债券面值为1.9亿元、长期应付款则有2798.19万元。

  “债券还没有发行,具体的情况还要等募集说明书下来,主要用来偿还到期债务,金额不超过2个亿。”10月26日,暴风集团证券部人士对记者说道。

  “前几年监管比较放松,很多民企开始扩张发展,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筹集资金,比如银行借款、信托、股权质押等方式,发债的企业也非常多。但是随着大环境变化,高额负债埋下的雷就出现了。”上述深圳地区业务人员对记者说道。

分享到:
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仅存在较多的安全漏洞,也无法完美支持最新的web技术和标准,请更新高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