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443757
新宝5测速网址
顶级投行高盛给我的不只是头等舱和100万以上的
发布时间:2020-01-08    信息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大学毕业后,我直接进入高盛 (Goldman Sachs) 投资银行部 (Investment Banking Division) 工作,参与了国内多家顶尖公司在香港和美国的大型股票发行项目。在高盛的两年是辛苦而收获颇丰的两年,至今想起来依旧回味无穷。

  参加了6个港股和美股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 “首次公开募股上市”)项目,上市公司全部是各自行业的霸主,总融资额超过250亿元人民币

  去过中国的22个省区出差,乘商务舱/头等舱飞行15万公里换来一张国航白金卡,曾在海拔3,800米的拉萨做税务和工商调档,也曾在零下28度的哈尔滨考察业务

  完成了120本中文或英文pitchbook(项目介绍文件),最短的6页、最长的150页

  参加了6个港股和美股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 “首次公开募股上市”)项目,上市公司全部是各自行业的霸主,总融资额超过250亿元人民币

  去过中国的22个省区出差,乘商务舱/头等舱飞行15万公里换来一张国航白金卡,曾在海拔3,800米的拉萨做税务和工商调档,也曾在零下28度的哈尔滨考察业务

  完成了120本中文或英文pitchbook(项目介绍文件),最短的6页、最长的150页

  不夸张地说,在投行奋战两年,堪比在一般公司工作五年甚至更多。这些可能有点惊人的数字背后,是投行对一个职场新手暴风雨般的、魔鬼式的锻造。

  我在高盛的每一天,确实都如布兰克芬说得那样,痛并快乐着。通宵加班的劳累和完成项目的欣喜都注定会让我永生难忘。

  不论工作曾经多忙,我都感谢高盛给了自己最好的职场初体验。在高盛获得的技能将让我受益终生,不管我未来在哪里、做什么。

  也许你未来不会进投行,但若想在职场上有所作为,我相信下面的四项技能都是不可或缺的——不论你将来会从事什么工作。

  投行恐怕是我所知道的最“处女座”的地方,对任何工作都较真到极致,毫无妥协余地——不论是内容还是形式,每个细节均需要充分考虑、滴水不漏。

  我在高盛实习时的第一个任务,是帮上司修订一篇Word格式的分析报告。彼时,我还没有使用“rack change”的习惯(“审阅修订”,Word里的一项功能,能够将修订部分显示出来,便于查阅和对比)。在未询问清楚上司要求的情况下,我就善做主张,决定用红色来标注所有修订。更欠考量的是,我想当然以为只要修改内容和措辞即可,无需考虑其他。

  当我把打着一块块红补丁、格式略显杂乱的修订版发给上司后不久,就接到了他的回复。电话里,上司有些不客气地说,

  “Leo,你再把自己发来的文件打开看看。首先,你没用track change,所以我还得手动把你的红色修订一条条改回黑色字体。第二,修改文件不只是改内容,还得校对格式。这篇报告的格式问题你都没碰。比如,第二段的最后一句话少了句号,第三段中间部分的引号用成了英文引号,最后一段倒数第二行的间距有问题,变成1.5倍行距了……”

  听着上司的“教育”,我的脸火辣辣的。这是我投行生涯里第一次、也大概是最后一次因为忽略细节而“被骂”。大三暑假的实习,让我一次次感受到“attention to details”这项投行基本素质的重要性:宏观到工作材料的内容和调性,微观到文件的字号、字体颜色、间距,都必须拿出处女座的那股较真的劲头对待。全职加入高盛后,我养成了“check my work”以避免出现细节错误的习惯,终于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给领导省心的“处女座”。

  滴滴出行总裁柳青在高盛当初级分析师时,曾因为把财务模型里的一种外人看来微不足道的颜色搞错,招致上司批评。我的同级分析师里,也有女生因为忽略了一个难以被察觉的细节而被骂得梨花带雨。

  其实,投行人不是细节的俘虏,并非为了较真而较真。对精细缜密的崇拜与追求,源于对客户的尊重与责任感。作为项目乙方,投行团队获得了不菲的服务佣金,理应保证工作质量,不辜负客户的信任。高盛能有今日的影响力和地位,与一百多年来高盛员工的精益求精不无关系。

  投行人(尤其是初级分析师)常常需要兼顾多项工作,有时恨不得长出三头六臂十个脑来。我最忙时曾经同时在四个项目团队上,处理10+项工作,想不multi-task都难。如果不想没觉睡,就必须得管理好工作计划和进度,争取用最短时间完工。

  进高盛两个月后,我逐渐摸索出一套自己的门道:每天早上到了办公室,我都会用五分钟在To-do list上列好一天中的所有任务,注明deadline和每个任务对应的上司是谁。根据这两个信息,我再快速决定好每项任务的优先级——高,中或者低。

  为什么要根据上司来定优先级呢?这其实算耍了个小聪明。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总结出了不同上司的风格。比如,有些上司永远说一不二、不由分说,他让你“今天之内”完成一项工作,那么你就必须在午夜来临前交差,否则就“凶多吉少”了。而有些上司则是表面“唬人”的纸老虎,布置任务时貌似很强势——“很急,明天中午前务必给我”,但实际上并没那么火急火燎,说是“明天中午”交,但也许后天中午前都来得及。我还碰到过一个有点犯糊涂的上司,经常忘了给分析师定的deadline是什么时候。

  所以,如果是说一不二的上司派的急活儿,那就是真急,优先级自然放在“高”档。如果是后一种上司给的任务,有时就能往后排一点。

  当定好任务清单和优先级后,就要专心致志开始干活。有些人multi-task时是真的multi-task:边打文件边开会边琢磨项目方案。但我并不推荐这种做法——怎么可能同时干几件事又能保证高正确率呢?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都会努力将宏观的multi-task变成微观的single task(单任务),把工作一件接一件搞定。比如,9点到10点完成任务A,10点半到12点是任务B,下午2点到4点做任务C……做一个任务时就心无旁骛,不去想尚未开始的其他任务,将分心可能性降到最低。同时有好几件事压在心头已经让人容易抓狂了,所以必须要自己把时间分段,每一段对应一件事,屏蔽干扰。

  如果用几个关键词总结高盛分析师的工作生活,除了“熬夜”“高薪”外,一定还有“学习”。入职时,分析师们在纽约总部参加六周培训,学习最基本的投行技能(比如估值方法、金融会计知识等)。入职后,分析师们会接触不同的融资项目、资本市场和客户公司。培训时的所学往往无法完全应付实战场上的所需。

  若想成为一个出类拔萃的分析师,不但要不断学习充电,还要拥有快速领悟、学以致用的能力。我在高盛的两年,不曾有一天中断学习。有因工作需要而“不得不学”,更有为了提高业务水平和竞争力的“主动求知”。

  刚进公司时,我就有意识地拜师学艺,找到了两位可以请教的前辈,一位是朝夕相处的小boss,另一位则是在工作上几乎没有交集,但业务能力出众且非常聊得来的执行董事。因为两个“老师”资历不同,所以我能从他们那儿学到不一样的业务知识,最大化学习半径。

  跟着他们学艺的办法就是一个字:问。我相信新员工最不该顾虑的便是“多问”。初来乍到白纸一张,问什么都不会被人嘲笑。恰恰相反,勤学好问的新手往往受到上级的欢迎。

  向小boss请教的问题大多关于我们正在忙的项目:小到一个术语的定义,大到某种复杂的上市法规。渐渐地,我的知识盲点越来越少。而懂的越多,工作起来就越得心应手、越能帮他分担更多工作。

  向执行董事求教的方式略有不同。不像跟小boss能天天见、天天问,我和执行董事每周吃一次饭,吃饭前我会提前在脑子里列好问题,边吃边问、边学。而求教的东西,不是项目上的鸡毛蒜皮,而是更宏观的金融知识,比如中国投行市场的发展史、华尔街投行的转型,香港和纽约证券市场的对比等。

  除了拜师学艺外,我还尽量利用高盛给员工提供的丰富学习资源,为自己加码。与其说高盛是一个企业,不如说它是一所大学。在这里,有GS Knowledge Management System(高盛知识管理系统),还有GS University(高盛大学)。两个平台上有大量可以免费下载的资料,比如成千上万个融资项目的case study(案例分析)和几十种金融估值模型的讲义和模板。

  对初出茅庐但求知若渴的新手来说,这些资源无疑是一座座大金矿。工作之余,我给自己制定每周和每月的充电计划,见缝插针学习。比如:

  本周任务:研读周大福、普拉达、辉山的香港IPO案例,明白高盛在这些项目中的核心角色与贡献,结合当下资本市场情况对上市时的估值进行思考

  本月计划:下载并学习两个在培训时没接触过的Leveraged Buyout模型(简称LBO,“杠杆收购”),尤其要弄懂所有key assumptions(核心假设——做金融模型时很重要的数据)背后的道理;将本周看过的10个IPO案例要点再复习一遍

  本周任务:研读周大福、普拉达、辉山的香港IPO案例,明白高盛在这些项目中的核心角色与贡献,结合当下资本市场情况对上市时的估值进行思考

  本月计划:下载并学习两个在培训时没接触过的Leveraged Buyout模型(简称LBO,“杠杆收购”),尤其要弄懂所有key assumptions(核心假设——做金融模型时很重要的数据)背后的道理;将本周看过的10个IPO案例要点再复习一遍

  因为平日工作实在很忙,我通常不给自己制定高得难以实现的目标。但任务就是用来完成的,一旦确定好当周、当月的学习计划,我就不再给自己讲条件,坚决咬牙学完。

  有句话形容投行的残酷:女生当男生使,男生当牲口用。想在投行这样的高压锅里生存,就得学会“不娇气自己”。

  “对自己tough一点”,不是指全然不顾健康、随意透支身体,而是对工作的强度和压力稍微“钝感”一些、别那么在意和焦虑的意思。

  参加红星美凯龙香港IPO项目时我经常出差,最忙时曾经一天两飞,行经三座不同省份的城市。最折腾的一次,是前一天还在昆明考察,第二天就去了拉萨做税务调档,完全没有机会吃上一片抗高反药,就被因高原气流而颠簸不堪的飞机带上了海拔3800米,而那时正值隆冬,是一年中含氧量最低的时候。

  敏感的人可能会有这样的反应:“怎么办,都没有准备好就上高原,会有缺氧反应的,肯定很难受,好郁闷啊。我最好24小时抱着氧气瓶,不让自己有任何危险……”因为心里紧张,状态也受到影响,最终导致没法很好地完成工作任务。

  但其实很多时候,人真的很有适应能力,也远没有自己想象得那么脆弱。不会淋一次雨就感冒,熬一次夜就神经衰弱,上一次西藏就发生高原反应。要想在工作中放开手脚干出成果,就不能娇气自己,一会担心A一会又顾虑B。

  那次在拉萨,我给自己的暗示是:没事,我年轻皮实,先好好工作,不去想自己正身处高原。即使有高反也是年轻时难得的体验,大不了去医院吸氧。

  可能也正是因为这种“不怕、不care”的气场,什么抗高反药都没吃的我平安无事地度过了在拉萨的三天,除了偶有头疼外,我大块吃牦牛肉大口喝酥油茶,甚至还到布达拉宫广场上慢跑了两次。

  我觉得人生就是这样,寻找一些能让自己感觉到这个世界很大的事情,这也许就是人生的意义。

  说起投行男,没几个人知道,只要补上一句「就是睡女实习生那群人」,大家就会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哦,就是他们呀。」

  工作于本土投资银行,也包括摩根士丹利、高盛等顶级华尔街投行在内的外资投资银行,他们构成大家印象中纸醉金迷的投行圈。

  在这个圈子里,能参与世界级公司并购、交易,看见上千亿资金流动,接触普通人无法想象的上流圈层。

  每年,哈佛、斯坦福、哥伦比亚等世界顶级商学院、清华北大等中国最高学府毕业生,带着镶钻简历蜂拥而至,试图挤进投行圈。

  北京的投行男集中在东三环国贸CBD和西二环金融街,他们一般是「211工程院校」硕、博士学历,或常春藤大学海归背景,智商有保证。穿西装梳油头,形象上佳。如果在高盛等外资投行中国总部上班,说不定还有不为人知的深厚背景。

  如果说投行男是白领中的贵族,那看不上金融街投行男的国贸投行男,必须自认是贵族中的顶配版。

  国贸CBD方圆4平方公里地盘分布着20多家星巴克,密度比黄焖鸡米饭还高。因为广大投行男一天的工作必须从星巴克开始。

  早晨7点,投行男密集出现,穿着一套价值3万5的定制西装,先走进国贸大厦二层星巴克,买一杯冷萃或者馥芮白,一边讲电线米外的国贸写字楼,准备晨会。

  9点会议结束,一定要轻描淡写打声招呼「不好意思,我去取昨天干洗的衬衫」,然后迅速回家洗个澡,把昨晚加班通宵留下的烟味洗掉,换上一件2000块的衬衫,叫个宝马3系以上豪华专车,神采飞扬回到办公室。

  下一步必做功课,熟读今天「华尔街日报」英文版,谈起华尔街刚发生的并购案,要像楼下大妈买葱一样轻松自然,但一定要用英文。

  哪怕去咖啡厅谈工作也要用「Nice to meet you」打招呼,全程英文交流。只有这样才能显示自己哈佛、沃顿商学院留学背景,跟北大清华毕业的土鳖区分开来。

  下午1点,投行男早就穿好戗驳领西装外套,在距离国贸三期5分钟路程的新城国际,找个安静的西式简餐厅等客户。

  谈什么不重要,一定要让自己看起来够贵,用视觉形象告诉客户「项目交给我您就放心吧」。衬衫必须带袖扣,和我爱我家中介小哥区分开。手腕上的黑水鬼虽然跟今天领带颜色不太配,但毕竟是ROLEX。

  谈事时,要把排队整夜抢到的Iphone X随手放在桌角,错了,标准拼写是iPhone X,投行男会告诉你 i 必须得小写。更重要的是手边必须有一件LOGO鲜明的奢侈品,Gucci钱包很合适,把双G标志露出来,精英之魂在这一刻光芒万丈。

  午饭过后,回到办公室整理上午的会议记录、建模、改PPT,一下午打100个电话,问调研公司要莫名其妙的数据,比如到底多少客户不喜欢紫色。

  员工手册里晚上7点的下班时间是什么意思,投行男从来不知道。一天工作16小时,剩下8小时睡觉时间手机也不能关机,大半夜给老板送并购策划书的事一周发生5次,剩下两天是因为老板在出差。

  至于薪水,的确不错,刚入行就月薪3万,是世贸天阶吭哧码字的时尚编辑4倍,但是投行男们从来不提时薪,毕竟一周7*24小时Standby,算下来时薪还不如包吃包住的月嫂。

  所以,投行男花钱很仔细,每天3杯30块钱的星巴克已经觉得消费不起,上万块的奢侈品简直要了他们命。

  虽然款式、品牌一概不懂,小浣熊干脆面上印着双G Logo他们也必须买单,因为奢侈品就是面对客户和老板时的「内增高」,最有用的身份识别器。那些Logo正在提醒他们,老板的现在,就是自己的未来。

  但在这之前一定要熬得住,再去买杯热美式冲刷自己48小时未打烊的大脑,保持干涸已久的精力。明天继续怀着一颗上坟的心来上班,白天恨客户移情别恋,晚上盼Deadline来之前自己可以挂掉,毕竟,这是他没有完成工作唯一的合理解释。

  喝着咖啡谈笑风生,依靠强大家族背景搞定一桩500亿美元并购案,这种杰克苏剧情大脑里过过瘾得了。

  投行男那么多,大多是普通家庭出身的学霸,依靠清华北大哈佛商学院学历背景和高达135的智商,发誓要在投行圈闯出一片新天地,让自己的凤凰男基因突变,变成未来自家孩子的强大家族背景。

  除了每周100小时固定工作时间,投行男的其他时间都奉献给国际航空公司。早上还在帮老板打杂,下午4点就坐上去法国出差的飞机,开1小时会,立刻坐上飞往纽约的航班。

  酒店是写报告和会议记录的地方,指望睡觉休息下?别做梦,前两天楼上IBD部门经理连续加班30天,从五星级酒店拉进救护车时还在打卫星电话。

  分析师升到助理,终于从每周100小时标准工作时间变成每周90小时,虽然干的依旧是实习生都能干的体力活,投行男们已经感恩戴德,等待5年后接触投行核心业务,也就是「撮合交易」,给买卖双方「拉皮条」。

  睡觉时间都没有,哪有资格琢磨性生活。做大事的投行男懂得以小博大,可惜世界那么大,找个姑娘滚床单容易,期盼一场正儿八经的恋爱难于上青天。

  入行之前有女朋友的,可能因为五小时回一次微信,六七天打一次电话而分手。入行前没女友的,那入行后基本也就不会再有。

  每次看到「投行圈睡女实习生」的新闻爆出,投行男们摸着自己高耸入云的发际线,只剩下羡慕嫉妒恨。

  「投行男习惯按照既定方针进行投资和交易,当姑娘对他们造成的伤害达到一定幅度,就会被止损。姑娘对他们的好达到一定程度,就会被止盈。」

  在找姑娘这件事上,成熟投行男更喜欢用试错法代替观察法,来节约更多掉头转身的时间。花钱哄一个早晚分手的女友,不如投资形象,为未来花重金去长江商学院进修MBA结识「人脉」做准备。

  如果老板有好生之德,放他们休个年假,立刻花掉半个月工资出国旅行。其实旅行不是真的,为朋友圈拍图才是主要目的。

  东南亚国家一定不能去,那是穷游宝地,不是精英集中地。意大利法国希腊罗马这些艺术气息爆棚的地方也不行,时间不够是其次,最主要是看不懂,也没耐心搞懂。虽然拍照好看,但是站在画面里总有点不自信,像初次进城的土鳖。

  作为连健身都没时间,却要彰显高端中产运动健将气质的种族,投行男热爱的项目是去大堡礁潜水,去澳洲跳伞,去瑞士滑雪。

  哪怕不带信用卡也一定要带GoPro,从头拍到尾,留下一个个全副武装看不见脸的笑容。

  毕竟年假只有3天,一半时间在大巴上,总不能发在大巴睡觉的自拍,所以真正可以拍的每个瞬间都要记录下来,分几天发朋友圈,插入地理坐标这个唯一重要的程序投行男们绝对不会忘。

  拍完朋友圈标准旅行照,享受众人点赞的快感后,投行男会迅速赶往打折村,祈祷可以搞几套行头提升短假期的性价比,毕竟同一个Gucci钱包用太久,会被同事和客户瞧不起。

  买完了,拍完了,站在异国他乡来不及好好欣赏的街道,就像一只沙漠中的青蛙,一片茫然,悲哀莫名。

  刚用慢动作蹦跶几下,就会被公司电邮的提示音拉回来:「建模数据下午4点前给到」。只好拖着不情不愿的身躯,登上返回酒店的大巴。

  在异国城郊往返的大巴上偷偷睡一觉,是投行男们梦寐以求的愿望。在梦里仿佛看到几年前刚出道的自己,会思考,会分析,懂逻辑,有头脑,有活力,工作中遇到困难会发脾气,被客户干翻会躲进厕所掉几滴有温度的眼泪。

  再看看现在的自己,炫耀是主题,赌博是乐趣,位于金字塔尖的投行老板是人生唯一目标,除此以外别无所求,哪怕生活和性生活都是一片荒漠。

  波兰诗人米沃什说:「你因梦想而在这个世界上受苦,就像一条河流因为云和树的倒影不是云和树而受苦。」

  还在做分析师的投行男早已设定好目标,在灵与肉、理智与情感中做出完美选择,然后马力全开义无反顾奔向跨越阶层的荆棘之路。

  被客户训到哭,在打印机房一站就是一天,累得抱着电脑在厕所睡着,他们跟北京街道上的普通人一样平凡,但没有背景也要留下深刻的背影。

  哪怕一次次跌下来,哪怕爬得越高跌得越惨,摔破相也要再次启航,国贸投行男任由一腔热血化为午夜3点建模时手边的冷咖啡。

  而且一次领取即可永久免费获得最新资料(领取的资料包,是会全年自动即时更新的!)也就是如果你需要2018年资料,都可以现在领取,等最新资料出了,会自动更新及时上传!

分享到:
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仅存在较多的安全漏洞,也无法完美支持最新的web技术和标准,请更新高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