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443757
数据分析
学好统计学人生可以开哪些挂
发布时间:2019-12-29    信息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例如,新闻报道中经常说某市人均收入为1万元。每每出现这样的报道,就有很多网友惊呼自己被平均了。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认知错觉呢?这是因为新闻报道并没有告诉我们数据的分布是什么样的。比方说,可能有20%的人掌握了80%的收入,余下80%的人掌握了总收入的20%,那这80%的人肯定觉得自己被平均了。所以,学过统计的人,当看到这样的数字的时候,就会多问几个为什么,就能明白数字背后的真实含义了。

  此外,如果你学了统计学的抽样原理,或许你会进一步质疑,这个人均收入是怎么算出来的。是统计了全市所有人口的收入数据,还是只抽取了一部分人的收入数据。如果是抽取了一部分人,是按照什么原则抽取的?这些都会影响到数据的真实性与可信性。

  今年我们在华东市场一共投入了100万元推广费用。我们做了很多有影响力的活动,产生了良好的品牌效果。用户对我们的产品非常认可,在使用后很多都成为我们的忠诚的用户。我们在华东地区的市场占有率进一步提升。我希望明年能加大在这一地区的投入,以便产生更好的市场效果。

  今年我们在华东市场一共投入了100万元推广费用。其中,投放广告50万,落地活动宣传30万,促销样品20万。共带来3万新增用户,提升市场占有率5个百分点,预计在未来一年提升这一地区的销售额500万元。

  很显然,大部分人会选择后者。清晰的数据能传达清晰的信息。那些非常、很多、进一步写在公文里或许还可以,但是在市场汇报中,这种词汇简直就是一团浆糊。领导早晨在家里已经挨训了,你就不要给领导添堵啦。

  最近朋友圈流行两只大熊猫的萌对话,其中一只对另一只说,你看看我们,就知道这个世界非黑即白。另外一只大熊猫于是伸出了红色的舌头。这个笑话告诉我们,世界并非非黑即白。统计学的思维就是永远不肯定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统计学永远是讲概率的,就是可能性。庄子说,一尺之锤,日取其半,而万世不竭。这就是一种概率思维方式。所以,嗯,我喜欢宋冬野,他唱到:昨天晚上,我差一点就他妈地死了。他到底死没死啊。可能性,是最值得人玩味的。

  统计学常常研究两个因素之间的关系,叫做因果关系。例如,你的学历对你收入的影响。统计学家可能会说,学历每提升一个层次,年收入将提高1.2万元。所以不要相信读书无用论,你要相信概率。如果你相信自己能成为比尔盖茨,那读书对你确实没意义,同样,这只是小概率事件,基本不会发生在你身上。

  再比如,有一篇文章叫做《那些七八月出生的孩子》,这篇文章探讨的是出生时间对孩子适应能力及学习成绩的影响。这篇文章的结论是,七八月出生的孩子,在很多方面都存在适应危机,升入重点中学的可能性最低。这是一项非常有意思的研究。那些孩子在七八月出生的家长不知道看了这篇文章会作何感想。

  历史上有个老兄叫涂尔干,他写了一本书叫做《论自杀》,专门研究人类的自杀现象。他发现自杀和社会的整合程度有关系,还区分了失范型自杀、利他型自杀与利己型自杀。你会发现,自杀这个事情,不完全是自杀者自己的原因。

  因果关系,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一种关系了。冤有头,债有主,说的是因果。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生来会打地洞,说的也是因果。所以恋爱学家常说,爱的反义词是什么?不是恨,是冷漠。我都和你没啥因果关系了,那伤害力多大啊!

  简而言之,统计是人们认识社会和世界的一种方式。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个体的精力太有限了,所以统计学家通常按照某种抽样规则,从总体中获得一个浓缩的样本,通过对样本的研究得出对整体的认识。例如,1936年的美国大选,盖洛普公司只调查了3000名美国公民,就成功预测了罗斯福的当选。这就是统计的魅力所在。它靠一种四两拨千斤的方式,撬动了人类对复杂现象的认知。

  只可惜,这么有意思的统计学在大学课堂常常成了最枯燥的公式推演和最有效的催眠课程。尤其对于文科生,当你惯常的形象思维遇到概率思维时,如果效果得当,可能会发生“让我们一起,为统计窒息”的生态化反,如果效果不当,则极有可能是对统计“一生黑”。这可不是小编希望看到的。这不,小编已经物色了一个特别的自变量,他的出现,将给你的统计学学习带来显著的变化,你的因变量将与众不同。他文科出身,高考数学不及格,却在人才竞争激励的香港中文大学讲授了十几年统计学,深受学生欢迎。他剑走偏锋,以哲学思维切入对统计学的研究,破解统计学的学习密码,使统计学实现由专家的懂转向用户的懂。他格物致知,遍尝百草,体味到统计学学习的甘苦,走遍了统计学长征路的坑洼险境。他愿意将多年所学贡献出来,希望年轻学子尤其是文科学子在学习统计学的时候能够树立信心、少走弯路、提高乐趣、好学会用。他希望提供一门有趣、有料的统计学课程,希望以浅入浅出的方式带来全新的统计学学习体验。

  他,就是香港中文大学的李连江教授。李老师自己把这门课程称作“戏说统计:用日常语言也能学会量化研究方法”。

  例如,新闻报道中经常说某市人均收入为1万元。每每出现这样的报道,就有很多网友惊呼自己被平均了。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认知错觉呢?这是因为新闻报道并没有告诉我们数据的分布是什么样的。比方说,可能有20%的人掌握了80%的收入,余下80%的人掌握了总收入的20%,那这80%的人肯定觉得自己被平均了。所以,学过统计的人,当看到这样的数字的时候,就会多问几个为什么,就能明白数字背后的真实含义了。

  此外,如果你学了统计学的抽样原理,或许你会进一步质疑,这个人均收入是怎么算出来的。是统计了全市所有人口的收入数据,还是只抽取了一部分人的收入数据。如果是抽取了一部分人,是按照什么原则抽取的?这些都会影响到数据的真实性与可信性。

  今年我们在华东市场一共投入了100万元推广费用。我们做了很多有影响力的活动,产生了良好的品牌效果。用户对我们的产品非常认可,在使用后很多都成为我们的忠诚的用户。我们在华东地区的市场占有率进一步提升。我希望明年能加大在这一地区的投入,以便产生更好的市场效果。

  今年我们在华东市场一共投入了100万元推广费用。其中,投放广告50万,落地活动宣传30万,促销样品20万。共带来3万新增用户,提升市场占有率5个百分点,预计在未来一年提升这一地区的销售额500万元。

  很显然,大部分人会选择后者。清晰的数据能传达清晰的信息。那些非常、很多、进一步写在公文里或许还可以,但是在市场汇报中,这种词汇简直就是一团浆糊。领导早晨在家里已经挨训了,你就不要给领导添堵啦。

  最近朋友圈流行两只大熊猫的萌对话,其中一只对另一只说,你看看我们,就知道这个世界非黑即白。另外一只大熊猫于是伸出了红色的舌头。这个笑话告诉我们,世界并非非黑即白。统计学的思维就是永远不肯定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统计学永远是讲概率的,就是可能性。庄子说,一尺之锤,日取其半,而万世不竭。这就是一种概率思维方式。所以,嗯,我喜欢宋冬野,他唱到:昨天晚上,我差一点就他妈地死了。他到底死没死啊。可能性,是最值得人玩味的。

  统计学常常研究两个因素之间的关系,叫做因果关系。例如,你的学历对你收入的影响。统计学家可能会说,学历每提升一个层次,年收入将提高1.2万元。所以不要相信读书无用论,你要相信概率。如果你相信自己能成为比尔盖茨,那读书对你确实没意义,同样,这只是小概率事件,基本不会发生在你身上。

  再比如,有一篇文章叫做《那些七八月出生的孩子》,这篇文章探讨的是出生时间对孩子适应能力及学习成绩的影响。这篇文章的结论是,七八月出生的孩子,在很多方面都存在适应危机,升入重点中学的可能性最低。这是一项非常有意思的研究。那些孩子在七八月出生的家长不知道看了这篇文章会作何感想。

  历史上有个老兄叫涂尔干,他写了一本书叫做《论自杀》,专门研究人类的自杀现象。他发现自杀和社会的整合程度有关系,还区分了失范型自杀、利他型自杀与利己型自杀。你会发现,自杀这个事情,不完全是自杀者自己的原因。

  因果关系,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一种关系了。冤有头,债有主,说的是因果。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生来会打地洞,说的也是因果。所以恋爱学家常说,爱的反义词是什么?不是恨,是冷漠。我都和你没啥因果关系了,那伤害力多大啊!

  简而言之,统计是人们认识社会和世界的一种方式。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个体的精力太有限了,所以统计学家通常按照某种抽样规则,从总体中获得一个浓缩的样本,通过对样本的研究得出对整体的认识。例如,1936年的美国大选,盖洛普公司只调查了3000名美国公民,就成功预测了罗斯福的当选。这就是统计的魅力所在。它靠一种四两拨千斤的方式,撬动了人类对复杂现象的认知。

分享到:
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仅存在较多的安全漏洞,也无法完美支持最新的web技术和标准,请更新高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