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443757
数据分析
在家备考的高三学生 正在经历一场“自制力”的
发布时间:2020-02-17    信息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2月13日,距离多数2020届高三学生提前开学的日期已经过去14天,全国大中小学相继宣布延迟开课,假期被延长。

  14天里,江西省高安市的刘伟每天在家完成各科老师布置的学习任务平均用时6-8个小时,而集中精力认线个小时。与正常在校学习12个小时相比,这个状态,刘伟并不满意,但他觉得自己可能做不到更好了。

  刘伟就读于江西省高安市高安中学高三年级,成绩中游、偏科严重,他的高考目标是能过一本线。放寒假前刘伟制定了一个学习和锻炼计划,希望在短暂的10天假期里培养一个好习惯,比如早起、跑步、英语和数学提升。

  但在1月27日,教育部发布通知,要求全国大中小学延迟2020年春季学期开学。此后,各地教育部陆续宣布推迟开学时间,原定于1月31日开学的高三考生相继延后开课。

  对于6月即将奔赴考场的高三学生,假期延长、新学期被压缩,让接下来100余天的备考任务显得尤为艰巨。

  高安中学高三年级班主任张建国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开学时间被推迟,老师们只能隔着屏幕督促学生学习——鞭长莫及,心有余而力不足,自律与不自律将成为这届高考生最大的分水岭。

  按照习俗,这一天要去到村庄各个叔伯家拜年,而除夕下午,村干部挨家挨户口头通知,村内拜年取消了。更严峻的是,初一下午,一辆三轮车横停在村口的单行道上,路口值守的村干部说,“出去要登记,而且不能再回来。”

  一开始想着在农村接触人员更少、活动空间更大,相对更安全的刘伟父母没有选择回去,而是留了下来,这一待就是十几天。

  只带了几张试卷的刘伟此时也没有想到就连开学也会被推迟,而这段被“封锁”的日子或许会持续更久。在没有小卖部的偏远村落,他用爸爸的烟盒打了几天草稿,直到拜托开广播车巡护的村委会干部带回新的纸和笔。

  张维民在这个假期过得并不舒服。寒假之初,他还能够每天和同学互相开开玩笑,但情况在1月20日出现了变化。

  这一天,钟南山院士在国家卫建委发布会上表示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导致的肺炎存在“人传人”现象。在父母的命令下,张维民只能每天呆在家里刷刷手机看看书,“完全没有心情学习”。

  1月24日正月初二,张维民收到学校通知需要延期开学,这个消息着实让他感到慌张,也夹杂着不用上课的小窃喜。

  张维民成绩在班里还算可以。经历过一次高考复读的他,去年高考成绩530分,差点过文科一本线,他认为自己在今年能考到580分。“不想再做高五生了“,张维民感叹道。

  进入1月底,楼下人烟不再,父母每天焦急地看着新闻。很多人是忧虑的,也包括张维民和他的同学。“从来没有感到这么无力,可作为一个高三生,我能做什么?”在反问过后,张维民认为现阶段只能踏踏实实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跟紧老师的脚步,不落下每一节网课。

  1月26日,刘伟的班主任陈国强在家长群里发了一段长信息,除了给家长拜年外,强调了有武汉接触史、生病等情况要积极告知,并要求学生每天坚持7小时以上的学习时间。

  1月27日,陈国强在家长群组织填写(高安中学)新型肺炎防控信息统计表,此后三天,各科老师相继加群,并建立各科学习群以督促学生学习。

  1月30日上午,陈国强让家长把学生拉进群,并要求每天以表格形式汇报每天完成学习任务情况。按照高三年级组的安排,1月31日学生在家开学,应严格按照在校作息时间安排学习,6:30起床,7:30-7:30早读,7:35-11:55学习,中途半小时锻炼,下午14:30-17:05和晚上19:00-22:30继续学习。

  张建国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开学时间推迟,处于一轮复习中的高三学生只能自己在家夯实基础,因为开学以后很有可能直接进入第二轮复习,若高考不推迟,复习进度并不会等人,但遗憾的是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张维民就是这样的,由于高三期间需要做大量试卷和习题,特殊情况下学校会安排相关电子版让学生进行下载,再在纸上作答。“但只要拿到手机我就忍不住刷刷刷,照这样下去,我肯定完蛋”,张维民说道。

  自律是每一个高三生需要面对的问题,特别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张建国认为,延迟开学同样是高三学生优胜劣汰的过程,自律与不自律将成为最大的分水岭,如果这个时候还不重视基础概念、知识和公式的学生在高考中肯定会被甩下来。

  在家长群里,陈国强每天早上六点半开始督促家长,叫孩子起床,拍照或者拍视频反馈学生早读情况;晚上九点总结学习内容和时长,详细到了每一分钟;第二天上午整理昨日的学习情况,他试图以这种方式提醒在家的父母能够监督学生学习。“你我戮力同心,共同成就学生未来”——是他在家长群里反复提到的一句话。

  为避免延迟开学带来的影响,在2020年1月教育部发起“停课不停学”行动之后,云课堂、网络直播成为各地区与学校的选择。

  在参考了衡水中学直播课,又打电话了解各个平台的相应功能后,他将目光集中到两点:一是能容纳年级2000多人同时在线观看,二是老师能够在线监督查看学生学习状态。

  可在考察了一个颇为满意的平台之后,张建国发现硬件条件要求还是太高,平台要求老师上课需要配备手写板,尤其是理科老师,而如果学校统一配置八九百元一个的手写板,又只使用一次的话,成本太高。

  除此之外,假如只使用该平台免费提供的一文一理两个直播间,也意味着一个老师要面对2000多名学生上课,授课效果如何不得而知,张建国有点担心。

  按照张建国的计划,开展网络直播后,学校将会同时推进第一轮和第二轮复习,把基础知识记诵、串联与运用结合起来。在张建国看来,学生自主的一轮复习尤其重要,而网络直播最大的优势是能够帮助学生尽可能恢复正常作息。

  “目前看,这个平台可以在线监督学生,也不能因为几百块钱手写板的钱就放弃它“,张建国说。

  对于何时开学?张建国心里没底。尽管2月12日,教育部相关负责人已经就何时开学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的发布会上进行了回答,由各地根据当地新冠肺炎疫情发展的情况来制定,实行错峰、错区域和错层次开学。

  但具体到个别学校什么时候能够恢复正常的上课进度以及用什么样的模式恢复,张建国认为还是只能等。现阶段最主要的工作还是老师们布置好任务、检查作业,关注学生和家长的反馈;学生要做的是把基础性内容、基础概念搞懂。

  在张建国看来,“之所以强调基础性内容是因为这个阶段打好基础的同学在未来面对高考的时候碰到容易的题目可以得分。碰到难题,开学后也能够跟上老师步伐,不会出现太大失误”。

  疫区之内的张维民在经过“漫长“假期之后,同刘伟和众多高三备考生的盼望是一样的——希望学校能够尽快开学。

  “我妈妈经历过非典时期,曾被当作疑似感染者隔离过。我也明白病疫的恐怖,不过我们都要相信一定会被平复下来,有强大的国家在为我们这些学生保驾护航,我们也有信心把学习搞好”,张维民说道。

分享到:
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仅存在较多的安全漏洞,也无法完美支持最新的web技术和标准,请更新高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