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443757
当前位置: 主页 > 我要资金 > 中乙一球队1800万年压疼赞助商 俱乐部急寻投资人
中乙一球队1800万年压疼赞助商 俱乐部急寻投资人 发布时间:2019-12-09

  南京沙叶河海是今年2月新进中国足球协会乙级联赛(以下简称“中乙”)的队伍,2019年中乙联赛还未过半,6月3日,南京沙叶足球俱乐部就对外公告称要寻找战略合作伙伴。记者从俱乐部了解到,本次俱乐部拟将让渡所有股权,估值可达4000万。

  记者独家获悉,原因主要是赞助商主业已承担不了整个球队目前将近1800万元/年的运营支出。俱乐部方面希望单一企业整体受让,但也不排除其他投资者与最终受让企业通过设立股权投资基金的形式对俱乐部股权进行跟投。

  自去年10月底击败天津瑞虎之后,彼时中冠的南京沙叶队拥有升级中乙的资格,今年2月1日被中乙纳入资格名单。至此,这支由河海大学足球队组建的业余球队首次进入职业联赛备受外界关注。

  不过近期俱乐部突发公告称,要寻找战略合作伙伴,包括但不仅限于政府或企业就俱乐部战略合作事宜展开商洽对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同俱乐部取得了联系,负责人张总(化名)表示,他们拟将整体出让俱乐部股权。

  “目前我们在跟3到5家企业谈判,但最终是要有一个主管单位,中小及个人投资人可以通过股权投资基金的形式跟投。”张总表示,目前洽谈的都是南京企业,外地机构或个人可以与最终受让方设计股权投资基金拼团“一起上”,南京沙叶俱乐部可以帮助合作多方做协调和撮合工作,“我们计划在7月1日前将战略合作伙伴确定下来。”张总说。

  工商信息显示,南京沙叶足球俱乐部注册资本2500万人民币,目前有3位自然人股东,分别是张辰龙、马力、刘丰。张总告诉记者,此次俱乐部以4000万估值报价,对比创立之初增值仅60%,同时他表示,如果近期可以一手转让,价格还有的谈。“股权让渡的问题,根据投资进来的金额大小,我们逐步地将股份释放出来。”

  据了解,球队前身名为中山园林,是2014年11月由南京沙叶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赞助运营的,后更名为南京沙叶私募足球队。2015年8月13日在工商部门注册成立“南京沙叶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并2016年11月4日在南京市民政局注完成民政注册。球队在2018年曾获得“人民足球2018优秀草根俱乐部”奖,同年还被中国足球协会认定为“全国社会足球品牌青训机构(2018-2020)”。

  如此资质的明星俱乐部此时突发转手公告令人不思其解,且按照2019赛季中乙联赛升降级制度的设计,南、北区第16名直接降级中冠,但截至今日,中乙第十三轮结束,南京沙叶积12分暂列南区第12名也没有触发降级风险。

  对此,张总告诉记者说,球队可以说是南京市的独苗,踢进职业联赛的市队就这一家,我们也希望能让球队一直运营下去,甚至冲进中甲。“但我们觉得自身的主业已经承担不了整个球队运营的支出,我们觉得这个体量太大了,于我们而言一点也不划算。”

  张总坦言,球队的运营是需要他们进行反哺的。虽然俱乐部收入构成中有包括门票、球服和广告收入,但以目前中乙的关注度,这部分可谓杯水车薪。“此前球队打非职业比赛的运营成本在700~800万元,而现在将近1800万/年。”

  可是,南京沙叶队今年2月才正式跻身职业联赛,奈何半年不到的时间就给俱乐部带来如此大的压力呢?张总告诉记者,非职业、中乙、中甲、中超的运维成本跨度很大,“基本上每跨越一级,俱乐部需要承担的硬性支出就要高出此前一倍,如果加上其他支出,费用会更高。”

  据透露,国内目前大部分俱乐部都会给球员制定一系列激励机制,比如下定任务指标,比如赢下某场比赛,或者赛季取得前几名等,有的俱乐部会慷慨赠予关键球员物质奖励。“但这样的弹性空间均要由俱乐部承担,且目前的开支成本有2/3需要花在球员薪资上,再除去其他运营支出,奖励补贴很难跟进。”

  据了解,南京沙叶俱乐部的赞助商是南京沙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中国基金业协会公示信息显示,该公司机构类型为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法人亦为张辰龙(与南京沙叶俱乐部大股东一致)。公司成立于2012年底,注册资本1300万人民币。

  前述张总没有透露公司的具体资管规模,但记者发现,公司在协会已备案的基金产品共有5支,分别是沙叶3号混合策略私募基金、沙叶山人量化投资壹号私募投资基金、沙叶新三板科创私募投资基金、沙叶新三板创业私募投资基金和沙叶文化创业私募投资基金壹号。其中,前两只基金均已提前清算,后三支中,沙叶新三板科创私募投资基金和沙叶文化创业私募投资基金壹号是2016年和2017年成立的创业投资基金,按照常规的“5+2”投资周期来看,距离退出获利仍有很长时间需要等待。

  可见,对沙叶投资而言,以每年1800万的预算投入俱乐部经营的确开支不菲,且据张总交代,即便未来冲击中甲联赛,则需要引进更加优质的球员,“目前的大学生球员薪资成本已经高企,未来如果引进职业球员会更高。”

  1800万的年度开支在中乙俱乐部的花销上不算奢侈,张总认为是个中等偏下水平。但他认为,激励条件确实是激发球员斗志的因素之一,“如果赞助方资源和资本难以支撑,对球队和赞助方来说都将是损失。”

  也是出于运营成本的考量,据张总介绍说,目前洽谈的企业希望合资入股,但他告诉记者,由于各家投资人对于未来是否上中甲这件事莫衷一是,因此在战略发展层面分歧较大,“我们还是希望有一个整体的投资人来运作,这样对运营和打比赛都有好处。”

  实际上,南京沙叶俱乐部此次寻找战略投资人又将焦点引入国内足球职业联赛俱乐部的经营压力问题。特别对于中乙这类低级别联赛来说,类似的问题不止南京沙叶俱乐部一家。

  2018年已发生数起类似事件,其中包括深圳雷曼人人宣布退出中乙并对队员发了解约函;保定容大、宁夏山屿海纷纷宣布转让俱乐部股权;丽江飞虎也发文寻找合作伙伴;海南博盈身陷经济困境下赛季很可能全用新人等。

  而这数起事件的背后,多与俱乐部对联赛的投入攀升有关。此前同为寻求股权转让的宁夏山屿海就在公告中指出,过去3个赛季投资方合计投入超过1亿元人民币,依旧没能冲甲成功。而与之对应的是,按照最新版本的《中国足球协会乙级联赛俱乐部准入规程》,足协要求到2020年,中乙球队须有4支梯队。有分析指出,这对于很多起步较晚的中乙球队来说,压力和负担都很大。

  张总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目前很多球队的赞助商,近年来在各自主业经营上均遇到不小压力,利润下滑导致许多企业只能作出战略调整。“在经营几年后没有起色,自己设定的投资回报目标难以达成,自然会陷入困局。”

  可见,投资足球不是为了投机,企业在投资俱乐部之初亦要对产业生态的现状和未来发展路径厘清认知。南粤经济研究院周甸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体育事业的附加值高,但需要与现实的产业基础相匹配。“如果不是真心实意靠提高一支球队的成绩、提高球迷的数量来提高关注度进而开发球队的商业价值,其他办法都注定不会长久。”

  事实上,足协已经在给“烧钱”的联赛降温,包括此前的禁止异地转让、转会调节费、外援和U23政策的调整,到后来出台的“工资帽”财务监管政策,都在鼓励更理性的投资和俱乐部良性的经营。但现实仍有很多俱乐部的投入和产出失衡严重,周甸斌表示,要摒弃以往投机的心态,投资人也转变观念,从把投资足球当成广告宣传和政策投机,慢慢转变到以足球俱乐部为原点培育体育文化产业,帮助中国足球共同提档升级上面来。

【感兴趣,请留言】
姓名:
联系方式:
联系方式:

提示:感谢您的支持,提交成功后工作人员将尽快与您取得联系!

相似项目
  • 福州探索建立惠民资金网破解“最
    为保障和改善民生,从中央到地方,长期以来安排了大量补助资...
    融资资金:
    所属行业:
  • 中乙一球队1800万年压疼赞助商 俱乐
    南京沙叶河海是今年2月新进中国足球协会乙级联赛(以下简称中...
    融资资金:
    所属行业:
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仅存在较多的安全漏洞,也无法完美支持最新的web技术和标准,请更新高版本浏览器!!
留言上传成功 感谢您的支持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