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443757
私募基金
25家陕西公司为何告别新三板
发布时间:2020-01-15    信息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近日,新三板市场开始推进全面深改并确定了发挥承上启下作用、贯通多层资本市场体系的核心目标。在深度改革背后,是新三板市场的持续缩量。近两年,从新三板摘牌的公司,已超过了“敲钟”挂牌数量。过去一年,有25家陕西公司从新三板退市。那么,摘牌原因都有哪些?

  刚过去的2019年,新三板摘牌公司数量创下新高。数据显示,全年摘牌公司达1987家,相比2018年增加了30.98%,是2017年的2.8倍。去年以来,新三板挂牌公司接连跌破10000家、9000家两大整数关口,截至年末,挂牌公司总数为8953家。

  当然,不少新三板“明星”企业的摘牌是在IPO发行常态化的背景下。过去一年,被称为新三板公司的“上市年”,共有43家企业成功赴A股上市。据安信证券统计,这些“转板”公司从新三板摘牌时的平均市值超过19亿元,为所有摘牌企业平均市值的3.8倍。事实上,随着科创板运行和创新型企业IPO过会率的提高,新三板公司的上市辅导热情也已被点燃。从去年12月份至今,新三板已有50家公司公告接受上市辅导的情况。

  华泰证券一位分析师认为,新三板实际回到了服务孵化小微企业预备板的状态中来,但站在一个独立市场的角度看,新三板需要透过改革来增强自身竞争力。

  新三板是中小微企业的融资平台,但近两年来,却面临流动性不足、活跃度不高的局面。一些企业尤其是传统企业难以获得投资者关注。据全国股转公司公布的2019年度快报显示,在反映新三板融资能力的股票发行金额方面,去年新三板挂牌公司股票发行融资金额为264.63亿元,较2018年的604.43亿元下降了56.2%。

  去年12月24日,西安博达软件股份有限公司成为去年第25家从新三板摘牌的陕西公司。

  这25家公司里,资历最老的要数2012年11月挂牌的一正启源,去年8月摘牌,挂牌近七年。最年轻的则是华亿装饰,2017年8月挂牌,去年4月摘牌,挂牌不到两年。

  从摘牌类型来看,一正启源、光谷防务和迅腾股份这3家因“暂停上市后未披露定期报告”而被摘牌。去年3月,股转系统发布相关业务指南明确规定,当挂牌公司出现未按时披露定期报告、经清算并注销公司登记等情况,股转系统可对挂牌公司实施摘牌。

  其余22家公司为主动申请摘牌。不过,主动摘牌并非“想摘就能摘”。对申请摘牌的公司,股转系统在收到申请材料后会进行受理并审查,然后做出是否同意终止挂牌决定。

  除了已摘牌公司,进入2020年以来,还有一些陕西公司可能面临摘牌。华商报记者梳理公告发现,拟申请终止挂牌的安森智能,相关事宜需提交股东大会审议;华新能源和中商矿业都是因未按规定时间披露2019年半年报面临被终止挂牌的风险。

  华商报记者注意到,在主动申请摘牌的公司中,大部分给出了“公司业务发展”及“发展战略需要”的原因。

  根据已发布的公告来看,不论业绩表现如何,主动摘牌多与融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或平衡运营成本有关。去年12月摘牌的西安泰力松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在提请终止挂牌时就提到:为拓宽融资渠道,扩大资本金规模,配合公司发展及战略需要。

  去年7月摘牌的西安展芯微电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表示:国内集成电路设计及制造行业趋于成熟,节能环保能效标准要求高,行业竞争激烈,公司在当前经济环境下要维持自身的行业地位和市场份额,需要压缩经营成本、提高决策效率以增强竞争力。

  一些企业挂牌多年没有募资或“零”交易。华商报记者发现,去年上半年摘牌的某工程服务公司,最近三年交易量始终为“零”。去年下半年摘牌的一家传媒公司和一家设备制造企业,在挂牌两年多时间里,都没有发生募资记录。

  在主动离场者中,还有一类公司有了更好选择,冲刺A股成功。最具代表性的是去年登陆A股的三角防务和西部超导。

  龙门教育则是被控股股东、创业板上市公司科斯伍德收购,去年10月从新三板摘牌,“曲线”登陆A股。

  新三板近两年的缩量也被看作是市场优胜劣汰的过程。首先是数量上的减少。新三板挂牌总数高峰出现在2017年11月17日,达到11649家。数据显示,目前新三板挂牌公司不足9000家,“明星”企业云集的创新层数量也从2018年的1268家减至今年的667家。

  其次是质量上提出更高要求。股权公司近日实施的一系列制度改革显示,新三板将形成三层结构,即基础层、创新层和精选层。随着分层结构的进一步细化,新三板的优胜劣汰也将持续存在并成为生存法则。

  陕西一位投行人士认为,如果“精选层转板”得到实施,相当于是为经过新三板培育的中小企业提供了另一条上市路径,从而不必再去进行漫长的IPO排队。

  精选层的门槛自然不低。股转公司的《分层办法》对精选层设置了四套标准,对应市值不低于2亿元、4亿元、8亿元和15亿元的待选公司,分别在净利润和净资产收益率、营收和现金流、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研发投入金额等方面提出要求。

  按《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办法》,改革后,精选层的投资者准入资产标准为100万元,创新层投资者准入资产标准为150万元,基础层投资者准入资产标准为200万元。与原来的500万元投资门槛相比,投资者进入门槛下降。

  万联证券西安营业部投顾屈放表示,新三板改革有利于完善市场监管体系、市场功能、运营要素等。同时,降低投资门槛也有助于更多投资者参与。但需要注意的是,新三板有其独立的设立依据和独立的市场参与主体,放在资本融资这一企业基本需求面前,新三板市场还需要在提升融资能力和流动性方面有更多实践。 华商报记者 李程

分享到:
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仅存在较多的安全漏洞,也无法完美支持最新的web技术和标准,请更新高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