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443757
私募基金
说说研究员的那些事(买方+卖方+公募+私募+考核
发布时间:2019-11-27    信息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研究员这个行业的特点是你的头衔必须光鲜,没有头衔就要有业绩,但是业绩更难。

  首先说说什么是研究员,在金融行业券商有研究员,基金与对冲基金也有研究员,研究员也就是分析师;在不同的部门也有都有研究员,说的比较多的是股票二级市场的行业研究员以及固定收益部的债券研究员。

  研究员的共同点在于都是对上市公司、所在行业以及宏观经济环境(也就是基本面)进行研究,并基于自己的认识给出对于公司的判断(未来发展、是否有并购机会、是否需要融资、以及股价涨跌、买入卖出等),但是具体到买方研究员与卖方研究员、买方内部(国内券商与外资券商)的研究员就有一些差异。

  卖方研究员一般分工较为细致,在国内基本上包括宏观、策略以及行业研究员,其中宏观主要是研究中国宏观经济变动,对研究员要求水平比较高,一般要经济或者金融博士(科班出身)来做;策略研究员,侧重于对行业整体方向,在二级市场上如何配置股票的方向性研究;行业研究员,主要对某一行业的上市公司进行覆盖,行业研究员对学历没有要求,市场上一般喜欢理工与金融复合背景。

  卖方方研究员在券商内部算后台部门,主要工作包括协助本公司前台部门(投行等),服务买方机构(主要与买方研究员对接,帮其联系上市公司,提供研究报告),努力争取新财富等实现研究员自身价值(现在国内不少券商不参加新财富评比),撰写研究报告等。

  一般来说卖方研究员会更辛苦(出来卖的,要服务好买方啊!),与上市公司的关系更为密切,而买方会根据卖方的表现来派点(这就是奖金啊!)给卖方。卖方研究员会比较苦,本来研究就很枯燥还要服务别人,所以在国内基本上卖方研究员服务多研究少(不要喷我!这只是我个人感受。。。),卖方研究员职业退出路径一般包括,要么在原公司成为高端研究员,要么跳槽到买方,以及其他。

  买方(基金、对冲基金等)研究员的分工没有券商细,公募基金会比对冲基金基金细致多,但是买方的一个特点是一般会招募有经验的人,对冲基金基金更灵活,一个人可以覆盖多个行业(之前在某基金看港股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就覆盖了所有行业),公募基金会细致一点,基本上一个行业会有至少一个人来看(钱多,能养得起)。买方的研究员主要是做研究,工作主要是来支持自己的基金经理,与买卖决策更接近,因此他们的压力也会更大(股票跌了会被老板骂的呀!),与卖方研究员相比在研究方面会更纯粹(买了能赚钱就行),撰写的报告主要内部看。

  一般到对冲基金做的研究员已经是职业发展的中后期了,当然职业发展也更灵活。以上就是对卖方与买方研究员的简单对比,国内券商与国际券商、对冲基金与公募、对冲基金与对冲基金的研究员也会有所差异。

  研究员是外人眼里是标准的高富帅职业,名校、高知、高薪,精神抖擞,出口成章,意气风发。常规工作内容包括分析各种数据、建财务模型、计算各种指标、做盈利预测、写报告,给客户路演。

  只是从来没人告诉外人,这些常规的工作,是有多么枯燥和耗时,并且即便这些工作做得再好,也未必能让你从优秀的集体中脱颖而出,走向卓越。过了几年后,头发也掉差不多了,肚子也大了,眼神也呆滞了,还没熬到上榜新财富,职业生涯走向枯萎。

  作为客户,我常常很理解研究员的勤勉尽责和辛苦努力。但这事情就好比恋爱一样,在我需要苹果的时候,你用一箱鸭梨来爱我,是让彼此都很痛苦和尴尬的事情。今天我们所需要的研究服务和我们得到的,究竟是不是一回事呢?

  拿大券商说,几乎就是Google earth般的无缝覆盖,从行业到个股。每天不下一百封邮件,七八十条短信和点评,这到底是研究过度,还是研究不够呢?

  我常在办公室感叹说,报告多得来不及看,有些报告厚的可以当被子盖。而看罢,又常常是一片苍茫。关键逻辑总显得有点牵强,观点也似雾里看花。对于这种实在无法一见钟情的邂逅,看在这份沉甸甸、一大摞的情份上,也试图走了一下日久生情的道路。而这种投资往往和感情一样,不是无疾而终,就是肝肠寸断。

  总结下来,这种本该轻描淡写的篇章,就不必浓墨重彩了。不是所有感情都通向婚姻,不是所有研究都通向投资。有些过程是必要的知识积累和储备。不出深度报告,不丢人。

  再一种是标题党。短信或点评的提示非常引人入胜,内容却很稀疏。不是所有投资人对产业、企业和产品的理解都能达到行业专家的深度。投资人也需要被教育、被征服,能把自己的思想灌输到别人的脑子里的,除了老婆,还可以是优秀的研究员。

  研究本是一种主观能动性很强的工作,每个人对信息的挖掘和理解都有所不同。而今天我们都在渐渐走向一种误区,我们强调研究体系、规范、标准化。然而这些东西往往单调,枯燥、乏善可陈、不解风情,更毫无魅力可言。投资人喜欢看到新鲜的信息、新鲜的逻辑和新鲜的观点。哪怕还没有被市场证明过,也没有关系,不用力试一下,你怎么知道没有好结果。

  今天中国市场投资者的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有越来越多的利益集合体存在于这个市场里。从前的中国市场,以散户为主,对于稍微专业一点的投资人来说,都很有优势。今天的市场里,利益家族成员有大股东、大小非、管理层、基金、私募、保险等等,这些个个都很专业。

  以前的研究员,只要对自己的研究结果有把握,市场终能证明其有效性。而今天的市场里,研究员成功推票的条件,除了要做足功课,甚至还需要沟通协调各种利益关系,帮助各类投资者和管理层在每一个不同阶段都能保持利益一致,准确理解和把握公司股价的动向。

  我常常感觉,这种按摩股价的服务,已经超越力度范畴,游走在尺度边缘了。但也没有办法,大多数人都恐惧风险,要回避波动,越简单粗暴,越有效。所以造成了很

  多研究员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在钻研股价短期波动上。每天有一半的邮件和短信内容,都实时提示市场情绪和一致预期变化情况。

  虽说投资要做的是大概率事件,甚至是要做确定性的事情。而市场之所以有效平衡,靠的还真是对同一信息同一事物的不同理解,恰恰就是不确定的。不是所有投资人都关注短期波动的,只有综合了很多客观因素的长期逻辑,才是建立起投资决策的基石。

  曾经有朋友一起交流时曾提出一个观点说,一流的研究员是能发现和把握行业性的机会,二流研究员才是能搞定一两家公司。一句话道出了真谛。

  草木一秋,黑马一鞭。长长的投资生涯里,大多数的夜晚,都是堆满了寂寞苦楚。无言独翻公告,月如钩。较之一两天的股价波动带来的快感,寂寞清冷算得上是人间正道。

  很多口若悬河、人脉关系强大、消息灵通的研究员,客户当然很喜欢;但对于博学刻苦,细致严谨,谨慎客观的研究员,哪怕他看上去不是那么招人喜欢,仍然能够赢得客户深深的尊重。这种尊重,源于对于知识、刻苦精神、独立思考以及勇于坚持的品质的赞赏。

  同样是研究工作,不同的人做的方法和成效也各不相同。有人做得尘满面鬓如霜,也有人把这工作做得活色生香。但话说回来,做任何一件事情,最高的境界永远是,把事情做得有格调。

  就好比姑娘总是喜欢和有深度、有风度、有气度的人交往;投资也一样,投资的长逻辑,也需要有深度,有宽度,有角度。形象总塑造成要么好像暴发户,要么好像臭流氓,姑娘也会担心,也会犹豫,这不长久。

  做事的风格、做人的品格,其实与研究的方法也是一脉传承。票有涨跌悲欢,月有阴晴圆缺,上不去的股价和下不来的腰围一样的都是让人特别惆怅的事情。但投资者心里都清楚,估值的摆动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业绩的长期变化才是研究员需要客观分析和把握的关键。

  真正成功的研究员,除了要了解研究的着眼点在哪里,更要知道需求的出发点在哪里。Farewell里提到,他这些年从前辈身上学到了很多,却总感觉望其项背,高山仰止,工作不像他想象中那么有成就感和幸福感,每天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让他不得不放弃。

  其实热爱这一行,不是爱它浮华的外在,而是爱上一种每天学习和思考的习惯。正像婚姻幸福的秘诀一样,从来不是没有遇到诱惑和考验,而是怎样穿越。投资的路上,也是依靠研究的帮助,穿越业绩地雷,穿越行业衰退,穿越经济周期的过程。

  在充满了个人英雄主义的中国私募界,即便是台上的大佬私底下也比较熟悉,虽然目前业绩不错,但却无法掩盖团队一团糟,甚至没有团队个人英雄的线下事实。

  私募基金人才确实很尴尬。就拿研究员来说,如果研究员的研究不够深,行业人脉不够,不能看到基金经理没有看到的盲点,基金经理能力覆盖研究员时,研究员就没有价值,最终沦为发产品时宣传三折页上的打酱油角色,熊市或震荡市时裁员降薪的首选。道理很简单,和券商研究员有基金分仓收入、研究所有雄厚资本金完全不同的命运。

  第二是从券商研究所挖研究员到私募,和以前任性写报告天马行空相比,私募是看结果的。赵晓光老师这两年推荐的股票表现不佳,并不影响大家对其行业深度的评价,甚至转会费越来越高。站在研究的角度,总有人愿意为高屋建瓴的所谓前瞻性和理论买单。同样的还有高善文,私募可没有谁为你的千万年薪付费,没有产出,可能1万元月薪私募都觉得有点亏。

  另一个就是从研究所研究员到基金经理成功转型的人很少,连10%可能都不到,私募从研究所挖人失败的概率,仍有可能超过90%,就像泽熙一年也要炒掉好多投奔的明星研究员。

  私募对人才的要求比研究所还高,而在熊市和震荡市生存能力又极低,大浪淘沙不到10%,这时候又面临私募本身的激励机制和管理水平,最终剩下来有能力操盘做投资、业绩表现不错的,对激励机制不满意的,拉拢两个渠道重开一家私募。所以私募又面临像细胞分裂一样越开越多,新的循环又上演。

  其次就是管理水平,大多数私募老板是60后70后甚至有50后的,对于80后或者90后基金经理或研究员这一代崇尚个性和自由的新兴人类,既缺乏了解也缺乏沟通。一个富士康70后的老总讲线后员工举手也要讲话大为光火。时代变了,管理和思路也要变,于是在目前中国绝大多数私募管理者实际上都是独行侠,能完成转型的就会成为九鼎,不然再过三五年都会大浪淘沙,私募人才确实想说爱你不容易。

  导读:私募大佬徐翔及其执掌的泽熙已成为A股市场的传奇,惊人的业绩回报和凶狠凌厉的操作手法都让投资人叹为观止。但徐翔本身极其低调,这种神秘感让资本江湖一直流传着关于他的各种传说。真实的徐翔到底是什么样的?近日,原泽熙投资总经理助理叶展写的《我在泽熙学到的七堂课》揭秘了一些有关徐翔的投资经历和投资手法。对于徐翔在投资上所取得的成绩,叶展表示,“徐翔是我见过的最为勤奋和专注的投资人,没有之一”。

  叶展,原泽熙投资总经理助理,现任齐鲁证券资产管理公司总裁助理,齐鲁星空、星汉等集合理财投资经理。

  三年前,我加入了泽熙投资,正式成为一名职业投资者。做职业投资者一直是我的理想。在股市中用眼光和头脑寻宝的游戏本身就足够让我痴迷,何况还有财富这个副产品。想到自己能近距离地观摩一名股市大作手的投资,确实令人兴奋。

  泽熙的业绩已经不需要我再赘述了,这么多年来,它的一举一动都成为了市场的焦点,每年到年底盘点业绩的时候,排行榜上总少不了它的名字。掌门人徐翔被冠以“私募一哥”的称号,江湖上不知道流传了多少关于他的传说,但是他总是保持神秘低调,不愿过多暴露在公众面前。

  幸运的是,在三年的泽熙生涯里,我经常和徐翔在一起工作,尽管他不算健谈,但仍然让我获益匪浅。以下是我在泽熙学到的7堂课。

  很久以前,我就知道徐翔是一位非常专注的投资者,但到泽熙以后,他的专注程度仍然让我吓了一跳。

  通常情况下,他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每天一早,泽熙开始晨会,每位研究员汇报市场信息和公司情况,开盘后进入交易室,交易时间绝不离开盘面,中午一般与卖方研究员共进午餐,下午继续交易,收盘后又是一到两场路演,晚上复盘和研究股票。

  他每天研究股市超过12小时,几乎没有娱乐和其他爱好,据我所知,这种习惯已经持续了20多年。毫无疑问,徐翔是我见过的最为勤奋和专注的投资人,没有之一。

  相比起很多投资者,除了股票以外,还要关心足球,明星,旅游,高尔夫....。。徐翔可以算是股市里的苦行僧。

  唯有无与伦比的专注,才有超乎寻常的回报,这是我学到的第一课。现在,我也养成了盯盘的习惯,交易时间尽量不离开盘面,日复一日,市场的呼吸和节奏慢慢会在脑海中留下印记,直到形成交易直觉。

  股市是一个胜者为王的丛林,充满了危险,如果注意力不够集中,很容易成为猎食的对象。第一课:唯有专注,可以让人保持警惕。尽管过程会枯燥艰苦疲惫,但想要获胜,这是必不可少的代价。

  很多经典书籍强调长期投资,认为这是战胜市场的重要武器。我也同意长期投资,不过,我眼中的长期投资概念可能有点与众不同。

  泽熙素以凶猛彪悍的投资风格著称,经常参与大量的短线交易,市场甚至以“敢死队”名之。那么,泽熙到底是一个短期投资者还是长期投资者?

  如果以持股周期衡量,泽熙的仓位中有大量快进快出的品种,并不符合一般意义上长期投资者的概念。但是,长期投资者的定义到底是什么呢?仅仅从持股周期上来衡量吗?

  自从1993年入市,徐翔用20多年的时间在证券市场中搏杀,在实战中形成了快准狠的投资风格,并且一以贯之地坚持。这种坚持,才是长期投资者的根本特征。

  投资之道,万千法门,只有找到合适自己的投资方法,并且长期坚持,才能在证券市场中存活。但是,很多投资人入市的动机,只是想短期捞一票,从未设定长期的投资目标,也不知道自己的立身之本是什么,跟风,赌博,这种短期心态,是造成损失的重要原因。

  我所管理的星空、星汉两只产品,有着些许泽熙的风格,换手率较高,持股周期平均是2周,但是,我一直建议我的客户,希望他们持有产品的周期能够至少在3年以上,因为我会持续地用我的方法,去为他们创造长期回报。

  第二课:长期投资,不一定是持有一只股票的时间有多长,而是你给自己设定的投资生涯有多长。只有把投资当成终身事业来做,你的心态才会长期,行为才会理性,才不会为了追逐一时的利益去冒无谓的风险。

  到底绝对收益重要还是相对收益重要?见仁见智。但两者不可兼得是市场公认的真理:要想获得绝对收益,应当尽量回避风险;而要想战胜指数,又必须勇于承担风险。这本身就是悖论。

  但在泽熙,绝对收益和相对收益是放在一起的。泽熙的业绩最受人关注的有两大特点:第一是涨得快,长期远远战胜指数,第二是回撤小,即使在市场大幅下跌时,业绩也总能保持平稳。过去的5年中,净值回撤10%的次数只有3次。

  如此锐不可当而又坚如磐石的业绩,着实让很多人大呼看不懂,其中的秘诀到底是什么呢

  有必要稍微披露一下泽熙对研究员的考核办法,主要有三条:推荐的股票要能涨,最好马上涨;涨幅要高过沪深300指数;买入后不能下跌超过10%,否则无条件止损,不允许补仓。

  这被称为“史上最严”的考核办法确实残酷,许多研究员很久也适应不了,但这确实体现了泽熙的投资哲学,那就是以绝对收益为基础,以相对收益为目标,以严格止损为纪律。

  要想达到泽熙的标准,既要对公司基本面有深入的研究,以挑选标的,又要对市场情绪有敏感的体悟,以寻找买卖点。

  所以泽熙的研究员非常辛苦,大部分时间都在各地调研,调研的密度和深度远高出行业平均水平,然后再加上徐翔对市场独一无二的敏感度,最终才造就了奇迹般的业绩。

  我将泽熙的考核办法几乎原封不动地移植到了齐鲁资管,因为对客户来说,赚钱才是硬道理。取法乎上,得乎其中,取法乎中,得乎其下。只有用最严格的标准要求自己,才能迫使我们投入最大的精力,因为能力所限,业绩或许没办法跟泽熙看齐,但至少要对得起自己,才能对得起客户。

  第三课:绝对收益和相对收益都很重要。如果硬要划分一个先后顺序的话,我的选择是,先取绝对收益,再兼顾相对收益,但无论是哪种收益,都必须付出辛勤的劳动。

  泽熙的研究员压力山大,除了严苛的考核标准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他们经常会发现自己的研究结论被徐翔否定掉,尤其是做了很多功课,征求了各方专家意见,满怀信心地阐述理由时,徐翔却淡淡地说:不。

  但事后的实际走势证明,但徐翔与研究员结论不一致时,大部分时间,老板是对的。

  我仔细观察了很多次这样的事情,发现多数时候,当研究员的意见与市场的主流意见趋同时,被否定的概率就显著增加了。

  还有很多次,泽熙重仓持有的股票,在市场报告一片看好,股价凌厉上涨的时候,泽熙却在悄悄出局,而卖出的价格屡屡是市场的阶段顶部。

  这种感觉,在反复多次以后,让我形成了现在的习惯,凡是市场中最热门的板块和股票,总是特别警惕;凡是行情最火爆,涨停板满屏的时候,总是心生寒意。有很多次,这种习惯让我错失机会,但更多次,它让我避开陷阱。

  查理芒格反复强调,反过来想,总是反过来想。就是告诫投资人,要独立思考,不要人云亦云,当市场的观点高度一致时,拐点也就即将来临了。

  第四课:别人贪婪我恐惧,别人恐惧我贪婪,这已经变成股市中的众所周知的俗话,但知易行难,克服人性的弱点,需要长时间的磨练。

  去年以来,随着市场的转暖,许多投资者眼见暴利在前,纷纷加杠杆,两融余额飞速飙升,分级基金抢手无比,还有很多杠杆极高的结构化产品诞生。

  但是,我却没有见到泽熙加杠杆,相反,泽熙在年底大比例分红,将本已永远封闭的产品规模继续降了许多。

  对于在市场中拼杀已久的徐翔来说,杠杆并不陌生,但随着投资时间越长,他对杠杆的态度越发谨慎。

  杠杆有成本,杠杆有期限,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加了杠杆之后,时间不再是你的朋友,反而变成了你的敌人。

  更重要的原因是,杠杆会使投资行为发生扭曲。在成本、期限和平仓的压力下,投资者要么变得更加激进,希望尽快赚取更多的利润,导致冒了更大的风险;要么变得更加保守,害怕因为下跌而导致平仓,从而失去一些投资机会。

  还记得昌九生化600228股吧)的惨剧吗?有多少投资人因为加了杠杆,一夜之间血本无归,即使股价之后反弹,也因为被强行平仓而错失纠错机会。杠杆的代价就是,哪怕你成功99次,最后一次失败就足以让你回到起点,甚至连翻本机会也丧失。

  我自己也曾经用过杠杆,有过暴利的经历,更有过惨痛的教训。现在,我想我是不会再愿意尝试这把锋利的双刃剑了。牢记巴菲特的话:稳健的投资者夜夜安眠。

  第五课:在投资的长跑中,兴奋剂也许短期能让你跑得更快,但长远来看必将对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重庆啤酒600132股吧)一役,堪称泽熙的经典案例。在乙肝疫苗彻底失败,股价崩盘的时刻,泽熙却成功抄底,获取巨额利润,其中的一波三折,惊心动魄之处,比小说还精彩,而泽熙的投资逻辑,更叫人拍案惊奇。

  2012年初,重庆啤酒发布乙肝疫苗临床揭盲结果,整个市场都傻了眼:被寄予厚望的疫苗居然基本无效,公告一出,股价从82元连续跌停。在股价跌至28元的那天,奇迹发生了,巨量买盘一开盘就横扫千军,股价扶摇直上,盘中一度涨停。没有人想到,在市场一片看空的时候,泽熙出手了。

  第二天,股价继续跌停。更意外的是,公司当晚公告,将继续停牌,直至发布另一份临床结果。

  这一停牌就是一个多月,结果出来后雪上加霜:疫苗再度被证明无效。市场最后一丝侥幸心理也破灭了,股价再度下跌,直至20元。

  在此期间,市场对于事件的报道、传闻铺天盖地,结论基本一致:重庆啤酒将回归啤酒类公司的估值,按照同类公司比较,股价最多值15元,或者10元。

  但就在此刻,股价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从20元开始,重庆啤酒股价快速反弹,一个多月股价翻倍。泽熙在35元上方顺利获利了结。

  是什么造成了股价的大反弹呢?是基本面吗?事实证明,在此期间,公司没有发布任何利好,之后也没有。显然,股价此时与基本面已经毫无关联。

  我曾经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泽熙能猜中这轮反弹?徐翔事后的一番话解开了谜底。

  他说:“重庆啤酒不是股票,是彩票。第一次刮出来‘谢谢你’,第二次刮出来还是‘谢谢你’,这时候大家都把它当废纸扔了,但彩票还没刮完,或者说有人相信它还没刮完,万一后面是个特等奖呢?这就是反弹的逻辑。”

  这个案例足足让我思考了三个月,因为它完全颠覆了教科书上的逻辑:股价是基本面的反映。它让我知道,有时,股价可以和基本面完全无关,而只跟群众的心理相关。

  后来的昌九生化,獐子岛002069股吧)....。。屡屡重演了重庆啤酒的一幕,充分证明,在股市里利用情绪赚钱也是一种可复制的模式。

  第六课:股市是多维度的,基本面只是其中的一维。正如巴菲特所说,股市长期是称重机,但短期是投票机。一个精明的投资人,既可以用扎实的基本面研究赚钱,也可以用精准的心理学赚钱。

  酒鬼酒是一个典型的案例,大约在40元的时候,泽熙重仓酒鬼酒,但黑天鹅不期而至,塑化剂事件爆发了。

  实际上,在酒鬼酒跌停第一次打开的时候,泽熙基本出光了,然后是27元勇敢的抄底,直至反弹至31元,挽回了近半损失。如果算上同时抄底的其他白酒股,甚至还有盈利。

  一般投资者碰到这样的情况,能够第一时间斩仓的已然不多,斩仓后还能抄底成功反败为胜者更是寥寥。没有钢铁一样的神经,很难做到这一点。

  股市总是不缺乏黑天鹅事件,长期而言,想要完全规避黑天鹅是不可能的任务。但是区别就在于,有人被黑天鹅击倒了一蹶不振,有人在黑天鹅来临时面不改色,冷静认赔的同时,还在寻找反击的机会。

  最后一课:不要被偶然事件打倒。在失误面前,怨天尤人无济于事,做缩头乌龟也于事无补,冷静,然后勇敢地面对,直至重新踏上正确的轨道,并把教训变成未来的财富。

  泽熙是我投资生涯的重要一环,有很多东西,不是上面7堂课所能概括完的。写下此文,不是为了揭秘,也不是为了鼓吹,仅仅是从投资的角度,与大家探讨砥砺。关于泽熙,请不要问我更多。

  眼下,我也成为了一名资产管理人,在齐鲁资管开始自己的职业历程,我希望学以致用,帮助客户实现财富增值,同时也成就自己。路途遥远,望有缘者同行。

  私募大佬徐翔及其执掌的泽熙已成为A股市场的传奇,惊人的业绩回报和凶狠凌厉的操作手法都让投资人叹为观止。但徐翔本身极其低调,这种神秘感让资本江湖一直流传着关于他的各种传说。真实的徐翔到底是什么样的?近日,原泽熙投资总经理助理叶展写的《我在泽熙学到的七堂课》揭秘了一些有关徐翔的投资经历和投资手法。对于徐翔在投资上所取得的成绩,叶展表示,徐翔是我见过的最为勤奋和专注的投资人,没有之一。

  由于泽熙在资本市场的知名度,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起市场关注。《我在泽熙学到的七堂课》发布后,就引起不少投资人的兴趣。叶展表示,自己在2012年加入泽熙投资,因此可以近距离观摩徐翔的投资。

  通常情况下,他(徐翔)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每天一早,泽熙开始晨会,每位研究员汇报市场信息和公司情况,开盘后进入交易室,交易时间绝不离开盘面,中午一般与卖方研究员共进午餐,下午继续交易,收盘后又是一到两场路演,晚上复盘和研究股票。叶展表示,徐翔是一位非常专注的投资者,专注程度超出想象。他(徐翔)每天研究股市超过12小时,几乎没有娱乐和其他爱好,据我所知,这种习惯已经持续了20多年。毫无疑问,徐翔是我见过的最为勤奋和专注的投资人,没有之一。叶展表示,相比很多投资者,除了股票以外,还要关心足球、明星、旅游、高尔夫……徐翔可以算是股市里的苦行僧。

  作为宁波涨停板敢死队的重要成员,徐翔投资风格极其彪悍,成名后更被封为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如抄底重庆啤酒被认为是徐翔的经典战役。2011年年末,重庆啤酒乙肝疫苗揭盲数据失败,被认为长期以研发乙肝疫苗为概念炒作股票,此后连续11个跌停。市场上无人敢碰,但徐翔在24元左右果断出手,第一次抄底。二次揭盲失败后,重庆啤酒继续跌停。徐翔在20元左右再次入场抄底买入3000万股。此后,重庆啤酒触底反弹,股价一路涨到35元。徐翔在短短一月获利数亿。

  一直以来,市场大多认为泽熙是以大量的短线交易为主的短期投机者。但叶展认为,泽熙是长期投资者。如果以持股周期衡量,泽熙的仓位中有大量快进快出的品种,并不符合一般意义上长期投资者的概念。叶展说,自从1993年入市,徐翔用20多年的时间在证券市场中搏杀,在实战中形成了快准狠的投资风格,并且一以贯之地坚持。这种坚持,才是长期投资者的根本特征。

  对于上述观点,有投资者并不认同,偷换概念玩文字游戏就没劲了。长期投资者如果这样解释,没人愿意做短期投资者。恰恰也是因为频频精准操作,尤其是多次押中重组股,让泽熙屡屡陷入内幕交易的质疑。在多次被传调查后,去年低调的徐翔也终于发声,愤怒回应无聊。随后再被传遭调查,泽熙投资都通过媒体作出回应并澄清。有私募人士接受采访时表示,内幕交易不一定会去碰,但是不排除打擦边球的可能。

  之前,江湖就有传闻泽熙对研究员的要求非常严苛。华泰证券601688股吧)分析师徐彪曾在微博称,江湖传闻泽熙对研究员的要求就是最大回撤不得超过5%,越线个月。对此,叶展表示不清楚,但表示自己在职时要求单只股票下跌10%就要止损。叶展称,泽熙对研究员的考核办法,主要有三条:推荐的股票要能涨,最好马上涨;涨幅要高过沪深300指数;买入后不能下跌超过10%,否则无条件止损,不允许补仓。由于考核办法非常残酷,许多研究员很久都难以适应。

  另外,叶展还提及泽熙的逆向思维,比如被大多数人认同的观点,徐翔是不认同的。去年下半年,大盘经历了一波持续上涨,市场人气高涨,两融余额不断刷新纪录。但叶展称,没见泽熙加杠杆,相反泽熙在年底大比例分红,将本已永远封闭的产品规模继续降了许多。

  对此,他分析认为,对于在市场中拼杀已久的徐翔来说,杠杆并不陌生,但随着投资时间越长,他对杠杆的态度越发谨慎。加了杠杆之后,时间不再是你的朋友,反而变成了你的敌人。更重要的原因是,杠杆会使投资行为发生扭曲。在成本、期限和平仓的压力下,投资者要么变得更加激进,希望尽快赚取更多的利润,导致冒了更大的风险;要么变得更加保守,害怕因为下跌而导致平仓,从而失去一些投资机会。

分享到:
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仅存在较多的安全漏洞,也无法完美支持最新的web技术和标准,请更新高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