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443757
政治与法律
特朗普是世界上最危险的人
发布时间:2020-01-15    信息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伊朗《德黑兰时报》1月12日评论编译,伦敦中东研究所伊朗研究中心主席阿辛教授认为,特朗普是世界上最危险的人。他说,特是对美国本身的最大威胁,因为他显然危害了美国在国外的利益。记者对阿采访全文如下。

  问:特朗普下令暗杀苏莱曼尼将军。这样做,特加剧紧张关系,从而转移国内注意力,以避免弹劾。您如何评价?

  答:特朗普当选总统时,我接受采访就说他是世界上最危险的人,这是因为他本质上缺少智慧,更没有战略敏锐度。苏莱曼尼暗杀事件清楚地表明他在世界政治甚至美国国家利益方面,都没有能力以逻辑和理性的方式进行思考。实际上,特显然是对美国本身的最大威胁,因为他损害了美在国外的利益。正如您所指出的,杀戮的时机与连任竞选有关。不幸的是,美国仍然是世界上为数不多沙文主义政治家如特朗普可以通过杀人来赢得选票的国家之一。在欧洲,甚至在布莱尔时代后的当代英国,这都是不可想象的。世界上大多数社会都只会投票给赞成和平而不是战争的政治家。

  问:美国对苏莱曼尼的暗杀行动另一方面表明,与伊朗的战争目前对美国很重要。您的评价是什么?

  答:美国社会从一开始就处于战争状态。二战后,美国一直处于武装到牙齿的战备状态,随时准备使用武力,而违反国际法和多边主义。主张外交和建立联盟,而不是制裁和单边主义的奥巴马时期是个例外。当然,美国不是单维的,它的民主似乎已经走向越来越自由的方向,它使武断且几乎独裁的总统政策受益。因此,总统可在没有议会或国会批准的情形下直截了当地杀死外国的高级军官。

  答:到目前为止,伊朗及其盟国一直表现出最强反应,即将人民团结起来,展现团结一致,这是必要的,这证明与伊朗的战争将带来灾难性的后果。这种民族主义作为统一力量,与将国家和社会分隔开来的心理民族主义截然不同,后者容易受到恶意外部干扰。从政治上讲,建议伊朗以正义的理由进一步团结社会,即捍卫伊朗主权,以及在地区联盟上的伊朗自主独立,这一点现在已显得更加紧密。最终,伊朗需要与特朗普政府展开政治与法律斗争,这应利用国际法赋予的所有机会。在伊朗显然具有道义制高点的情况下,军事反应既无必要,也不审慎。暗杀本身就是对伊朗的不公正报仇,如果伊国内外政策都军事化,那将是危险的。全面战略需要保持包容性的政治气氛,最终目的是防止战争和进一步升级。最重要的是,需要耐心等待,看看特朗普是否再次当选。如果是,那有必要对国家战略和安全模式进行彻底重新评估,包括对核计划的评估。作为修正的一部分,可能有必要最小化突破核能力。

  答:这是很明显的,即使美国政治家也同意,当然也包括联合国官员。没有宣战,也未经伊拉克批准,发生暗杀事件。无人机攻击不能否定集体和个人的犯罪责任。此外,特朗普还威胁袭击伊朗文化遗址,这是国家威胁,因为文化设施显然是属于民用设施。

  网站管理:商务部电子商务和信息化司技术支持: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技术支持电线传线

  业务咨询电线统一平台电线邮箱:商务部邮箱地址:中国北京东长安街2号 100731

分享到:
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仅存在较多的安全漏洞,也无法完美支持最新的web技术和标准,请更新高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