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443757
政治与法律
《读书》首发 张锐、寇静娜:“黄背心”政治与
发布时间:2020-02-12    信息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马克龙就任法国总统以来,积极推动绿色增长能源转型。为了能在2040年禁售汽油和柴油汽车,法国政府在燃油税上不断加码,终于引来旷日持久的“黄背心”运动。尽管运动参与者的利益诉求不一,实质上都有反精英、反建制、要求直接民主的民粹主义特征。考察全球能源转型进程,这样的民粹主义运动或许才刚刚开始。

  法国“黄背心”运动是二○一八年引发全球关注、震荡欧洲政治的“灰犀牛”事件,起因是为加快能源转型、减少碳排放,法国政府决定加征燃油税。从十一月十七日开始,法国各地出现了以穿着黄背心上街为标志的抗议游行。最初,法国政界和媒体都以为这是一场稀松平常的民意反弹,但它很快演变为一呼百应、持续扩大的全国行动。全国共有七十二万人参与包括十二月八日在内的前四次抗议;截至二〇一九年二月二十三日,抗议游行连续在十五个周六“如约而至”。“黄背心”运动具有典型的民粹主义特征,它强调精英阶层与大众阶层的对立,指责马克龙的政策仅服务于精英阶层,牺牲普通民众的利益;其行动有自发性,运动的兴起与任何政党、工会组织无关,抗议者依靠社交媒体相互联系,始终强调政治中立性和拒绝“被代表”;属于非理性表达,一些极端团体、暴力群体混入其中,到二〇一九年二月中旬已有近一千八百人因暴力行为被捕;且号召直接民主,不少抗议者强调“现在需要一套直接民主的体制,能够通过公投直接影响国家的法律”。

  尽管“黄背心”运动逐渐囊括各种利益诉求,但燃油税争议构成了整场民粹运动的导火索和核心议题,一个减少化石能源使用的政策引发了“一场撕裂中间派城市精英与批评体制的民粹主义者的深层次文化战争”,造成了法国自一九六八年以来最严重、最持久的社会动乱。这一事件显示了欧洲引以为傲的能源转型并非一帆风顺,以反对能源转型政策为主要诉求的民粹主义具有强大的煽动性、扩散性和破坏性。对于这一源自能源领域又波及政治、社会、经济各方面的重要现象,中外学界目前的研究还远远不够,我们尝试以能源民粹主义为核心概念,对“黄背心”运动做一深入解读。

  在当今世界,面对全球变暖、环境恶化、能源贫困等棘手问题,能源转型的核心任务是建设清洁、低碳、高效的新型能源体系。其内容主要包括扩大可再生能源开发,提高可再生能源在一次能源和电能中的比重;促进化石能源清洁化及直接减少化石能源使用;提升能效和电气化水平。能源转型已成为全球参与的集体行动,到二○一八年六月,一百七十九个国家政府制定了可再生能源的发展目标,五十七个国家制定了电力部门完全去碳化的计划。其中,欧洲各国是全球能源转型的引领者。它们往往先于世界其他区域的国家遭遇转型进程中的问题和障碍,而能源民粹主义显然是其中一个易发且难以回避的挑战。

  能源民粹主义指由能源议题引发的强烈政治表达,指向在能源系统、能源转型中出现的负面效应和社会不公。在诉求实质上,能源民粹主义具有民粹主义思潮或运动的一般性特点,包括:反精英主义,宣扬政治极化,把精英阶层和大众阶层塑造为两个理念分歧相距甚远、利益诉求高度对立的阵营;反建制主义,批判现有国家政治经济体制,要求公众创议和直接民主;反智主义,缺乏根据地怀疑或反对科学知识,鄙视或轻蔑技术专家、知识分子。能源民粹主义